×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王室珠寶箱新主人」卡米拉國宴解鎖新王冠,凱特王妃再戴情人結

小九 2022/11/29

9月份,伊麗莎白女王二世去世后,一度有老太太把價值上億的珠寶箱留給了曾孫女夏洛特公主的傳言。其實,只要用腳趾頭想一想,這也不可能。珠寶最可貴的價值在于它的傳承和它在一代又一代人的流轉間發生的或溫暖、或凄美、或浪漫、或曲折的故事。老太太臨去世前,或許會挑選幾件有意思或有特殊意義的小物件轉贈給女兒、孫女、曾孫女……留作紀念。但作為王冠的一代傳承者,她天價的王室珠寶箱一定會傳給下一位王冠傳承者。因此,珠寶箱的鑰匙,合情合理也毫無爭議地會傳到新任王后卡米拉手里。當然了,卡米拉也只是個代管者,將來還要一輩一輩往下傳。

11月22日,卡米拉也用一頂王冠擊碎了這個荒唐可笑的傳言,用事實證明了女王珠寶箱的最終歸宿。周二晚,查爾斯三世攜王后卡米拉、威爾士親王夫婦(威廉王子和凱特·米德爾頓)和一眾王室成員在白金-漢宮為正到訪的南非總-統舉行了隆重的白領結歡迎晚宴。時隔四年后的首次國宴,又是查爾斯三世任國王后的第一次國宴,東道主女主人、王后卡米拉自然是全場最華麗、貴氣的那一位。

當晚。75歲的卡米拉身著一襲藍色蕾絲拖地晚禮服,頭戴比利時藍寶石王冠亮相接待晚宴,真是優雅、華貴、神采飛揚。這頂藍寶石王冠是女王生前最愛的王冠之一。

和她的祖母瑪麗王后不一樣,女王這一生中幾乎很少自己添置珠寶,畢竟家底太厚了。單單靠繼承祖輩兒留下來的祖產和收到的各式禮物,也盡夠她戴的了。

然而,這頂比利時藍寶石王冠卻是女王少有的自己購買并委托珠寶商改造的。據悉,最開始時,這是一條來自比利時路易斯公主的藍寶石項鏈。女王打造這頂王冠的目的也主要是為了搭配她的藍寶石珠寶套件。女王與菲利普親王結婚時,她的父親喬治六世從Carrington & Co珠寶商那兒買了一條藍寶石項鏈,送給女兒當結婚禮物,后來老國王又為女兒添加了耳環、手鐲和戒指,組成了一套整套的藍寶石珠寶套裝。昨晚,與比利時藍寶石王冠一同亮相的就是這套藍寶石套裝的改裝版,卡米拉把項鏈上最大的主石吊墜留在了家里,還戴了藍寶石手鏈和戒指,耳環則是另外搭配的,目前還不確定出處,猜測很可能是查爾斯送的,另一種手腕上,老太太仍然戴著她心愛的梵克雅寶四葉草手鏈。

王室是一個最講究等級制度的地方。雖然王后解鎖了華麗麗的新王冠,威爾士王妃凱瑟琳則依舊戴著她的情人結王冠(又稱珍珠淚)。這頂王冠應該是英王室里大家最熟悉的一頂王冠,因戴安娜王妃而出名。戴安娜王妃任威爾士王妃的時候,戴的次數最多的就是這頂珍珠淚。凱特嫁入王室后,一共戴過三頂王冠(卡地亞的光環、蓮花王冠和珍珠淚),珍珠淚也是凱特佩戴次數最多的王冠。

威爾士王妃作為穿了一件Jenny Packham設計的白色光面斗篷拖地禮服亮相搭配同色系手包,頭髮完成了古典的宮廷髻,真是高貴、典雅、大氣。除了情人結,凱特還佩戴了戴安娜王妃的南海珍珠耳環和女王的一枚四層珍珠手鏈,胸前別著彰顯其身份的維多利亞皇家大十字勛章。雖然沒卡米拉「豪氣」,但勝在年輕、氣質好,無論在什麼樣的場合出現,現在的威爾士王妃都是最打眼的那一位。

值得一提的是,出席白天的接待活動時,凱特也解鎖了新珠寶,首次佩戴威爾士親王羽毛胸針亮相。威爾士親王羽毛胸針,顧名思義,也是能彰顯佩戴人身份的一件珠寶。這枚胸針也有來頭了。1863年威爾士親王愛德華王子和丹麥亞歷山德拉公主結婚時,北愛爾蘭的貴族女性集資送給新娘了一套結婚禮物,威爾士親王羽毛胸針就是這組套件里的一個小物件。胸針由18顆圓形切割鉆石和小綠寶石圍成了一個圓圈,內里鑲嵌著威爾士羽毛,胸針下面還綴著一枚可拆卸的水滴形祖母綠寶石。后來,這枚胸針由亞歷桑德拉王后傳給了兒媳婦瑪麗王后。瑪麗王后去世后,又留給了女王的母親伊麗莎白王太后。這枚胸針的故事發展到這里其實沒有很特別的戲劇性。直到1981年,伊麗莎白王太后把它傳給了外孫媳婦威爾士王妃戴安娜。

戴安娜王妃對這枚胸針非常喜愛,經常把它作為項鏈的吊墜,搭配沙特王儲送的結婚禮物中的項鏈一起出現。設計精巧又很靈動的胸針版吊墜掛在戴妃白皙、纖細的脖子上,真的是美得不可思議。然而,戴安娜與查爾斯失婚后,這枚胸針也重新回歸了王室。2006年,卡米拉與查爾斯結婚一年后,在出席某個電影首映式時,第一次佩戴了它。自那以后,卡米拉曾多次佩戴過這枚胸針,也多次遭到過非議。因為她與查爾斯和戴安娜的那段過往,卡米拉幾乎每次佩戴這枚胸針都會遭到媒體和粉絲的冷嘲熱諷。這倒也可以理解。畢竟,卡米拉在嫁入王室時,為了避嫌只用了康沃爾公爵夫人的頭銜,戴安娜王妃作為威爾士王妃的群眾基礎又好,所以,卡米拉戴著威爾士親王羽毛胸針,總有那麼點「名不正、言不順」的意味。

今年9月,女王去世后,查爾斯自動繼承王位,成為新國王,卡米拉也隨之成了王后。威爾士王妃的尷尬再也不能困擾她了。而這枚有著特殊意義的威爾士親王羽毛胸針也終于傳到了新任威爾士王妃手里。直到昨天,凱特戴著它亮相,隔了近三十年,它終于落到了它該在的、最名正言順的地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