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蒼蘭訣》長珩背后深思極恐的細節,全劇沒有比她更慘之人了

古月 2022/10/28

二刷《蒼蘭訣》的時候,注意到一位女子,她沒有出現過只活在別人的嘴里。這樣一個角色,我卻想寫很久了。

大概是因為劇中沒有比她更慘更勇敢的人了吧。劇中所有人都是因為愛情改變命運或者變得更為勇敢,只有她不是。

她沒有名字,只有一個身份,長珩的母神。

全劇中提到長珩的母神也就三處,寥寥幾句便把這位女子一生交代清楚了,在反復細品之后就有種深思極恐的感覺。這位女子的悲慘遭遇大概和三生三世里的素素不相上下了。

如果說愛情讓長珩反思云夢澤的道義規則,那麼他的母親在三萬年前,就已經用自己的選擇在質疑這一切了,只是她看到了的水云天,滿眼皆是涼薄。

在之前一直有一個疑惑,感覺怎麼解釋都不合理,感興趣的小伙伴可以移步刷三遍《蒼蘭訣》里的上古傳說才發現答案早已經給出,我們忽略了

按照仙族和息蘭族的約定,每一代的息蘭神女都會和仙族最高管理者東君結婚,共同守護三界安寧。可是,小蘭花和長珩的父輩,顯然是沒有結婚的。為什麼?

一開始我認為小蘭花的母親就是上一代的神女,后來覺得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息蘭族長不一定每一代都會生出女孩成為神女,比如小蘭花的上一代,就是小蘭花的父親,只能成為族長而不是神女。

這樣就可以解釋通,小蘭花和長珩的父輩是沒有婚約的。直到小蘭花出生才有了新的婚約。而當時,東君有兩個兒子,云中君和長珩。云中君的年齡和長珩相差很多,懷疑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否則云中君的涼薄就又要多加一條了,不認有罪的母親。

所以,長珩更適合和神女也就是小蘭花締結婚姻。

三萬年前的那場仙月大戰,可以說相當慘烈。先是仙族把月族打得招架不住,為自保老月尊迅速培養東方青蒼拔情絕愛,犧牲了自己讓兒子練成了業火。

在這之后,東方青蒼成為新月尊,帶著十萬月族將士所向披靡,攻城略地讓仙族沒有還手之力。看看東方青蒼,在水云天救小蘭花時候的業火威力,就知道了。因為東方青蒼是沒有感情的人,月族戰士所到之處一定很慘烈,你看東方青蒼在海市救小蘭花的時候,那些法力低的人直接就灰飛煙滅了。

這也是戰神赤地自爆元神的原因,因為仙族已經沒任何辦法抵御業火了,她是用自己封印了東方青蒼和十萬將士,讓三界歸于安寧。

應該就是在這場征戰中,長珩的母神臨陣脫逃了,不過她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兒子長珩。看過有人說,當時長珩的母親是懷著長珩迎戰的。不過,云中君也說了,三萬年前長珩還很小,應該已經出生不是胎兒。

大機率在當時,仙族已經出動了所有人迎戰東方青蒼,而長珩的母親不忍長珩小小年紀命喪業火之下,所以帶著長珩逃走了。

同樣是女子,同樣是面對敵人,一個是戰神,為了蒼生犧牲了自己,一個是仙界最高管理者東君的妻子,居然逃跑了。

這樣的對比,對于仙界其他人不能理解,要求處罰是沒問題的,就像眾人提出要處罰長放走小蘭花和東方青蒼一樣。

這里我更關注的是東君的態度,云中君的態度,因為對于長珩的母親來說,這是最親的人。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的兒子。

東君的態度是讓人心寒的。先不說夫妻情分有沒有,這是一個保護自己兒子的女人,給的處罰讓人聽見都不寒而栗。

讓眾仙最害怕的處罰不過是跳誅仙台,打入凡間歷劫,永遠不能再回仙界。可是對長珩的母親的處罰是無族無姓,身后還不得供奉,永久除去仙職和名。這就相當于,要了你的命不說,還要永世都被人唾棄,連被人記住都不可以。

如果說從管理角度來說,臨陣脫逃的確不對,東君作為管理者需要給大家一個說法和公平,這是對的,但是從個人角度來說呢?這是自己的妻子,是在緊急關頭為了保護幼子的命而退縮了。

一邊是給眾仙一個說法,一邊是給妻子一個交代。

對比東方青蒼的做法,是不是立刻明白了。一個人對你有沒有感情,就是看在關鍵時刻,是把你推出去,還是擋在你的前面。

東方青蒼是站在了小蘭花的前面,接受月族最酷刑霜鹽釘,給大家一個說法,東君是把妻子推了出去,以平息眾仙對自己的質疑。

又一次,讓我想起了三生三世里,素素被傷害的情景,這又是一個素素版的故事。只不過她比素素貌似還慘,素素有三生三世,總有一世是讓人仰視的,而她永遠都被釘在了仙界的恥辱柱上。就連她的親人也會唾棄她。

云中君的態度,讓我更相信她不是云中君的生母。所以,一個和自己沒血緣的繼母,還讓自己也跟著蒙羞,他厭惡和唾棄能理解。否則,這位女子會有多痛苦,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厭棄自己。

她為了保護幼子不顧大義,被眾人唾棄和不理解可以,但是被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不理解,那便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長珩的母親拼盡所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只因心中那份不忍,就算賠上自己的所有地位和道義,甚至自己的性命,她也要護長珩周全。

而長珩從小失去母親,還要被云中君教育,所有人也都告訴他,他有一個不忠不義的怯懦母親。這是長珩的痛苦心結,就像東方青蒼一樣,他更為糾結和困惑,明明是母親救了他,而所有人都要他去唾棄母親。

戰神赤地離開后,應該在很多年里,戰神是空懸的,直到長珩長大,苦練修為讓自己成為仙界武力值第一。云中君如此努力培養長珩,其實也是為了挽回自己和父親東君的顏面。

在他們看來,長珩母親做的事情讓家人蒙羞,只有長珩優秀才能洗刷這一切。

所以,這里也能理解長珩對愛情的選擇,為什麼有如此多的顧慮,那是因為他內心本身也有心結,也有需要治愈成長的部分。

他是在失去小蘭花后,是在云夢澤和東方青蒼逃學鉆狗洞蹴鞠后,才明白當年母親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愛,才能做出這樣的選擇。

這部劇中一直說一個主題就是大愛,很容易讓人忽略了,大愛之下也有小情,正如小蘭花說的那樣,愛蒼生也愛一人。

對于一個母親來說,長珩的母親有這樣的舉動是人性本能的反應。她選擇了保護長珩,就知道自己要接受臨陣脫逃的罪責。

我只是想說,她沒有小蘭花和赤地、還有結黎那麼幸運,她遇到的男人不是東方青蒼,不是容昊,也不是觴闕,在那一瞬間,她才知道自己所托非人。

她想說,滿嘴仁義道德,心里只有自己的男人,真的不值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