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二刷《月升滄海》才懂,宣皇后死前那句「愿你我別再見」有多決絕

古月 2022/08/22

宣皇后薨了,在一個下雨天

宣神諳這輩子一直都在被人推著走,嫁給文帝是如此,當皇后亦是如此,她總是被動地接受著這一切。

彌留之際,文帝問她,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她答道,我這輩子都在為別人而活,如果此時還為別人說話,豈不是太沒意思了?

可是她的性子就是習慣為所有人考慮,她嘴里說著不想再為別人考慮了,但是她還是在擔心,她擔心文帝和越妃不能和好如初,擔心太子和她一樣思慮太多,擔心侍奉自己婢女無人奉老,擔心五公主不懂事,作踐自己,擔心凌不疑和少商會錯過,她為所有人擔心……

宣神諳這個人其實是很復雜的,她善良、心軟、寬宥、溫柔、不果敢,哪怕凌不疑設計讓太子失了儲君之位,她都能明事理、為大局,最后選擇寬宥,她也給了程少商前所未有的母愛,她真正的做到了母儀天下。

宣神諳最后都沒能和自己和解,她做不到真正的豁達,所以她勸大皇子一定要豁達些,不要過分看重榮華,不要為已失的太子為耿耿于懷,只有看得開,才能活得久。

這些年,宣神諳一方面覺得自己打擾了文帝和越姮的恩愛生活,一方面怪文帝讓她淪為權勢的犧牲品。

她辭退皇后之位其實就是想求一個真相,想知道她在皇帝的心里到底處于一個怎樣的位置,她不信皇帝對她毫無感情,她無數次想要在文帝眼里看到一絲愛她的痕跡,她無數次想要確定皇帝的心意,可是終究是愛而不得。

同時她也想真正地做回自己,坐在后位上的她最怕行差踏錯,她不是越妃,沒有皇帝的疼愛,她只能讓自己盡量端莊大度些,不埋怨、不嫉妒,她總是小心翼翼,就怕做了錯事讓朝臣彈劾,她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是這個后位她坐的并不安穩。

她每一次看到文帝和越妃甜蜜對視,恩愛不疑的時候,她總是會獨自落寞,她會怪自己橫插在文帝和越妃之間,搶了越妃的皇后之位,在她自己的眼里,她就像是插足別人婚姻的第三者。

她對文帝的情緒其實也很復雜,我相信她肯定是愛過文帝的,但是文帝對她始終只是以禮相待,相敬如賓,有尊重,有在乎,但是無愛意。

每一次,她望向文帝的時候,看到的都是文帝的后腦勺,每一次,她想要與文帝獲得共鳴的時候,看到的都是文帝和越姮的你儂我儂,她始終都是一個外人,無數次的落寞,讓她心灰意冷。

她一方面感激文帝對她對宣家的照顧,一方面也怨他,怨他耽誤了她的一生,怨他和舅父犧牲她的幸福來維持聯盟。

哪怕她怨他,在生命的最后,她也在叮囑他,讓他好好對待越妃,她懂越妃的苦楚與不易,同時她也愧疚當初對越妃造成的傷害。

宣神諳幼年喪父,母親帶她投奔舅父老乾安王。

老乾安王為了和文帝更好地達成聯盟,選擇聯姻,老乾安王和文帝是同宗,不能將自己的女兒文修君嫁給文帝,便決定把外甥女宣神諳嫁過去。

宣神諳知道當時文帝已有妻子,但她卻沒有勇氣反對自己的舅父,只能聽從舅父的安排嫁給文帝。

她嫁過去后,她的身上肩負著責任,她不再是宣神諳,她的地位是宣家榮寵的代表,她也是皇帝和宣家關系的紐帶,她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宣家的想法。

在別人看來,宣神諳是沾了老乾安王的光,受了他莫大的恩惠,就連文修君都覺得宣神諳的后位是她讓給宣神諳的,哪怕宣神諳登上后位,文修君對她也是都是呼來喝去,沒有半分的尊敬。

可這是宣神諳想要的嗎?不是的,她想要的是青春作賦,山野頌歌,她想要一個對她一心一意的夫君,嘗一嘗舉案齊眉恩愛白首的滋味。

宣神諳的豁達和大度并不是由心的豁達,她也曾羨慕、也曾嫉妒、也曾怨過、可是她把這些情緒都牢牢地克制住了,情緒一旦發泄不出來,折磨得便是她自己,哪怕是退了后位,她也不能釋懷,抑郁而終。

宣神諳這一生,沒有過應有的[夫·妻·生·活],沒有真正感受過被愛的滋味,她不夠果敢,唯唯諾諾,以至于讓自己過成了這般模樣。

彌留之際,她說,夫君,此生嫁給你,是我此生有幸,但愿你我來生,別再見。

《月升滄海》中,人人都說,越妃爽直潑辣性子討喜,可我卻覺得皇后的愛而不得,端莊大度,至純至善,更加難能可貴。

越妃性子潑辣幾十年不變,人設討喜,懟天懟地,只是因為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