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長相思》原著:愛上涂山璟的小夭,為什麼還主動接近相柳?

古月 2022/11/13

小夭對涂山璟的愛,究竟是從哪一天開始的?我想,絕大多數人認為是涂山璟在回春堂養傷的大半年后,他嘗試獨自沐浴的那天。

午后的陽光透進窗子,將氤氳的水汽調成蜜色的朦朧,淡化了他身上猙獰的傷疤,勾勒出他原本清俊的面容。在這之前,小夭對涂山璟只有醫者父母心的本分,但從這一刻起,她的心里卻萌生出一種情動的澀然。

只是,慧心如你可曾留意過小夭與涂山璟在清水鎮上初遇的那天?

小夭

清晨的暖陽蒸騰起河面的水汽,波光粼粼地驚起一灘鷗鷺,卻沒給岸邊灌木叢中的黑影帶去一絲生機。小夭以為那是一團死物,所以麻木不仁地走開。晌午休沐,小夭從伙計麻子的口中得知那團黑影還活著,但是,直到上弦月高懸中天,冷嘲世人,小夭還一直在進行著「是救,還是不救!」的天人交戰。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人族的麻子和串子只有百年壽數,低等神族老木也不會陪她百年, 但是小夭還想活了下去,還希冀有個人,能夠陪她天長地久地活下去。

長相思

從那天開始,小夭的心里又有了一個想要依靠的人。所以,她每天提早出門、小跑回家、為他滴藥喂湯、替他治傷擦背,陪他聊天寬心。

此刻,慧心如你是否揣摩出來: 在遇到璟之后,小夭這條孤獨的游魚終于找到了相濡以沫的人間煙火,找到了一個和自己一樣面目全非的同類。所以她要照顧他,更想要有一天,他可以陪著自己長長久久地活。

只是,待到璟嘗試獨自沐浴的那天,小夭突然驚愕地發現:他是天上的云,她是地上的土,她與他已經在時間的熬煮里產生了化學反應,但是他早晚是要走的。縱使他許諾過「我聽你的」,「我不會離開」。但是,小夭心里始終認定:他與她不同,他遲早會離開。

小夭

其實,小夭有一個孤勇者的心態。她不想要璟給的依靠,卻又貪戀他在生活里無微不至的關懷。她知道璟的心里只有她一人,但是五十年茹毛飲血的野獸生活卻讓她本能的不安。所以, 就算她愛上了璟,也要找一個又一個理由,證明他不會陪伴自己一輩子,也證實自己五十年孤獨生活總結的人生經驗

與涂山璟相反,相柳的出現帶著死亡的危險氣息,讓小夭本能地選擇了委曲求全的服從。當小夭發現相柳對她沒有殺機時,她就顯現出自己本來的頑童天性。

小夭

小六一臉諂媚,哀求地叫:「大人!小的已經是你的人了!」這話說得……讓在場的士兵都打了個寒戰。

相柳盯著十七打量,小六一著急,居然孩子氣地用手捂住了十七的臉:「你別打他的鬼主意,他是我的。」

「我是你的人了,而他是我的。」

也許連小夭自己也沒有發覺,她一句不經意間的玩笑話,居然成了她一生愛情的讖語。

小夭先愛上了涂山璟,但是相柳卻是她一生愛而不得的思念。雖然她們的愛情開始于一次死亡威脅,但是相處下來,小夭更愿意跟相柳袒露心聲,更愿意讓他知道自己曾經的苦,而不像與涂山璟在一起時,她充當救贖者時逞能的孤勇。換句話說,小夭在涂山璟的生命里扮演了一個救贖者,但是小夭的心靈卻在與相柳的相處中得到了救贖。

長相思

所以,她才一次又一次地試圖證明璟不那麼在乎她,又一次又一次地找到相柳,和他打打鬧鬧,喝酒聊天……說到底,小夭和相柳是同一類人,但是小夭想要的天長地久,他給不起,而她也一直不曾強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