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為什麼說相比于袁紫衣,程靈素才是《飛狐外傳》的靈魂

古月 2022/09/16

本文主要根據原著內容創作

《飛狐外傳》中有兩位女主角,分別是袁紫衣、程靈素,雖然袁紫衣是女主角,但其實程靈素才是這本書的靈魂,為什麼這麼說呢?

袁紫衣

初出場時,袁紫衣‘一張瓜子臉,雙眉修長,膚色雖然微黑,卻掩不了姿形秀麗,容光照人。’

并且小小年紀,武功高強。

但她實在算不上一個討人喜歡的女孩兒。

首先,她間接導致鐘阿四一家被殺。

鳳天南看中了鐘阿四家的地,誣陷他們偷鵝,鐘家小三子還說不清楚話,說‘吃我,吃我’。被誤會是吃鵝,鳳家就串通官府把鐘阿四抓走整治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錘四嫂被逼急了,在北帝爺座前磕頭鳴冤,一刀把兒子肚子剖了。

兒子肚子里只有螺肉,他們家貧,小哥倆摸田螺果腹,小三子說的是吃螺。

好好一個孩子,便這麼死在祖廟之中。

錘四嫂也就此瘋了。

結果鳳天南說,小三子既然沒吃,定是小二子吃了,放出惡犬把母子倆咬的血肉橫飛。

胡斐在北帝廟為他們出頭,本來鳳天南不是他的對手,就要自裁,結果被袁紫衣出手救了。

胡斐被調虎離山,返回時,鐘阿四、鐘四嫂、鐘小二三人都倒在血泊中,被亂刀砍死,慘不忍睹。

胡斐發誓要為鐘家報仇,后來和袁紫衣同行,在古廟中遇到鳳天南,袁紫衣又一次出手救了鳳天南。

袁紫衣臉色一沉,慍道:「我生平從未如此低聲下氣地求過別人,你卻定是不依。這人與你又無深仇大怨,你也不過是為了旁人之事,路見不平而已。他毀家逃亡,晝宿夜行,也算是怕得你厲害了。胡大哥,為人不可趕盡殺絕,須留三分余地。」

我們知道,她救鳳天南是因為鳳天南是她的生父,她是鳳天南玷污打魚女銀姑所生之女。

但她一直沒有把這件事向胡斐解釋清楚。

何況她母親也被鳳天南害得很慘,只為了生身之恩,多少有些是非不分了。

她一出場,就偷了胡斐包袱。只因為聽趙半山夸贊胡斐,心中不服氣要和胡斐較勁,還賭氣叫趙半山‘小子’。

她一家一家的搶掌門人之位,被搶的那些人中,也有些并非真的甘于做朝廷鷹犬,她也不管不顧。

如果不是有女主光環,這是多惹人厭惡的行為。

她一直撩胡斐,又不提自己自幼出嫁的事,也因此一直讓胡斐惦記。

胡斐和程靈素去北京的路上,她在窗下一句,‘挑燈夜談,美得緊哪。’讓自己一直橫亙在胡斐程靈素之間。

她是一個任性自大的‘作女’,偏偏胡斐就是愛她。

程靈素

那村女抬起頭來,向著胡斐一瞧,一雙眼睛明亮之極,眼珠黑得像漆,這麼一抬頭,登時精光四射。

除了一雙眼睛外,容貌卻是平平,肌膚枯黃,臉有菜色,似乎終年吃不飽飯似的,頭髮也是又黃又稀,雙肩如削,身材瘦小,顯是窮村貧女,自幼便少了滋養。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歲,身形卻如是個十四五歲的幼女。

這是程靈素的第一次出場,她相貌平平,自己對這件事情也耿耿于懷。

她八歲的時候,拿媽媽的鏡子來玩。她姐姐說:丑八怪,不用照啦,照來照去還是個丑八怪。

程靈素氣的把鏡子都丟到了井里,但隨即懂了,就算沒了鏡子,她的相貌還是不會改變。

胡斐聽了心想:「你雖沒袁姑娘美貌,但決不是丑丫頭。何況一個人品德第一,才智方是第二,相貌好不好乃是天生,何必因而傷心你事事聰明,怎麼對此便這地看不開。」

真的是這樣嗎?

后面胡斐說想要和她結拜為兄妹,她賭氣結拜,從此將對胡斐的情愫深埋于心。

胡斐遇險時,她不肯離開,堅持和胡斐共同進退。

胡斐身中劇毒,她更是為了救胡斐而犧牲了自己。

胡斐把她埋在了自己父母的墓中,但自始至終,都只認她是自己二妹。

真是為她不值。

如果她還在洞庭湖邊,救死扶傷,撐起藥王門,那該是一個什麼樣的傳奇呢。

在原文中,她智斗同門、攪亂掌門人大會、犧牲性命救胡斐,死后還能算無遺策清理門戶,堪稱全書最精彩的幾個部分了。

這個女孩兒,聰明絕頂,智計百出,一手出神入化的用毒功夫,一生卻只救人,從未害過任何人。

她是讀者觀眾們心中的白月光,是全書的靈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