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向風而行》看懂程霄和夏至反目成仇,才明白朋友走得太近是災難

古月 2023/01/09

程霄和夏至最終反目成仇,看懂兩人關系的變化,我們就會明白,朋友走得太近就是場災難。

古人說,斗米恩,升米仇。意思是小小的恩惠,可能還會讓對方感激自己,但是當對方依賴上你的恩惠,當你的幫助和恩惠沒有及時滿足到對方的時候,對方就會覺得你虧待了他。

這就是人性的弱點,也是人性的可惡之處。

程霄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只要自己能給的幫助,自己一定愿意給,夏至在沒有到潞州上班的時候,有時候沒錢了,交房租都交不起,有時沒有地方住了,連招呼都沒和程霄打一個,自己直接拎著東西,就搬到程霄的房子里面來。

程霄把夏至當做自己最好的朋友,只要自己能做到的,自己絕對會幫忙,可是誰也想不到,程霄和夏至會反目成仇。

在飛機上,有一個乘客違反規定,喝醉了酒,這個乘客欠了很多錢,喝醉的腦瓜子不好使,把程霄當做了是要債的人,情急之下,就把程霄推倒了,程霄沒有站穩,腦袋撞在椅子的鐵扶手上,當時就站不起來,整個人都動不了。

這個乘客一下子也嚇住了,就逃到后面的衛生間,并且把衛生間的門鎖了起來,后面這塊區域,本來是夏至負責的,但是夏至不聞不問,懵懵懂懂,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程霄沒有說要夏至負責自己的身體傷害,但是夏至的操作,明顯違反了相關規定,程霄建議夏至自己盡快去找公司的負責人說明情況,取得公司的諒解,以免給自己帶來麻煩。

夏至主動去說明情況,但是公司并不諒解夏至,反而要把夏至解聘,艾佳覺得夏至很冤枉,于是就替夏至說了幾句話,沒想到艾佳也受到了牽連。

在《向風而行》的原著中,夏至大罵程霄,并且在背后說道:「程霄這個人,仗著自己技術好,得到了顧南亭的關注,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就是靠著一張臉蛋在吃飯,我夏至雖然沒有什麼本事,但是絕不至于干出這樣沒羞沒躁不要臉的事情。」

這些話,慢慢地也就傳到了程霄的耳中,程霄氣得渾身發抖,她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對夏至這麼好,但是夏至居然在背地里說這些話。

程霄沒有當面揭穿夏至,也沒有正面和夏至起沖突,當天晚上,程霄先回到自己的房間,進入自己的臥室,因為太累了,她很快就躺下睡了。

沒有地方住的夏至,照樣沒有打招呼就用鑰匙打開了程霄的門,然后就準備進來。程霄睡到半夜口渴,準備起來接水喝,聽到隔壁的臥室里面有男女講話的聲音,程霄覺得很奇怪,把耳朵貼在門板上,聽到是夏至和公司里面的一個男的在搖床,她心里一驚,直接咳嗽了一下,里面搖床的人聽到有人咳嗽,于是就安靜了下來。

在原著里面,是這樣寫的:第二天程霄到了公司,公司里面的那些人就嚼舌根,躲著程霄悄悄說她的壞話,指指點點。程霄覺得很奇怪,看見幾個人湊在一堆,發現他們正在看群里的消息,原來是夏至出于嫉妒,為了毀掉程霄的名聲,故意在群里說程霄總是帶男人回家,然后半夜還搖床,鬧得不行,自己實在是受不了程霄這樣愛裝的人,決定搬出去住。

原著中寫道,程霄火冒三丈,直接沖回家里,發現家里的東西被翻得亂七八糟,夏至已經整理完東西跑了,為了報復程霄,夏至把程霄的家里翻得亂七八糟。

看懂程霄和夏至的反目成仇,可以知道,就算是再好的朋友親人,也千萬不要走得太近,那簡直就是一場災難。有的人可能覺得這只是電視劇里面的事情,其實這種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現實生活里面。

2003年的時候,姨父帶著一家人從湖南去了海南,到了那邊主要是種植菠蘿蜜,當時父親和姨父一直還有聯系,因為在湖南的時候,父親和姨父最合得來。

姨父到了海南,大概過了半年,打座機到鄉里,鄉里喊我父親去接電話,我父親接完電話回來,很是高興。父親說:「你姨父在那邊過得很好,工資比在這邊高三四倍,那邊包吃包住,你姨媽都胖了三四圈了。」

我當時都無法想象,瘦骨嶙峋的姨媽,胖了三四圈,到底長什麼樣子。父親還很秘密地告訴母親:「我們一家人也要去海南那邊去,你妹妹和妹夫已經在那邊替我們打聽好了,我們一家人全部過去,只要苦干三四年,回來就可以建一棟大房子。」

2005年,我們一家人就在父親的帶領下,坐了兩天三夜的車到了海南,當時是坐了汽車換火車,換了火車又換輪船,當時在湖南的時候,天氣還很冷,父親很高興地說,姨父說了,到了海南直接穿短袖,穿短袖還很熱。我聽了很高興,母親只是一肚子的懷疑,因為姨父和小姨說話從來都是不靠譜的,父親當時掙錢心切,只要能賺到錢,自己多吃點苦,那也沒關系。

到了雷州半島,碰到大降溫,而且霧蒙蒙的,當時船不能過海,我們一家人就縮在一個破舊的旅館里,整整待了三天,好不容易等到出了太陽,我們一家人連滾帶爬地趕去坐船。

我們幾個小孩子不知疲倦,覺得就像是冒險一樣,很刺激,母親臉色很難看,後來我才知道,為了能夠到達海南,家里的錢已經全部花光了,如果這次不能把錢掙回來,家里真的就欲哭無門了。

好不容易到了海口,父親根據姨父提供的地址,又坐了一天一夜的車,轉車無數次,終于到達瓊中一個叫儋州的地方,然后又坐了半天車,才到達一個村子。

本以為可以吃一頓飽飯,睡個好覺,沒想到姨父和姨媽出去干活了,到了晚上才回來,我們一家人就像是沒飯吃的人一樣,蹲在姨父家門口。姨父看到我們之后,也沒有表現出特別熱情的樣子,小姨直接放下鋤頭,淡淡地打了個招呼,然后就進門了。

本以為姨父和小姨會趕緊做飯吃,沒想到姨父和小姨說,實在是太累了,不想做飯了,我們就每人泡了一包方便面,胡亂吃了一頓,我當時還小,覺得方便面還蠻好吃,我也可能是餓了,那條就把湯喝得一干二凈。

到了這里才知道,這里不僅很熱,而且濕氣很重,衣服總是濕答答的,渾身黏糊糊的,感覺很不舒服。姨父帶著我們一家人,在對面的村子租了一個空置的房間,然后又帶著我父親去趕集,買回了一大堆做飯的東西,還買了兩床被子。

我當時還以為來這里過好日子的,沒想到感覺是白手起家。我心里的興奮勁一會兒就過去了,感覺生活很沒勁。

這邊都是農場,有香蕉園,有果園,還有咖啡和可可這些。本來我父親和姨父說好,我們過來是跟著一起種植菠蘿蜜的,可是姨父改口了,說菠蘿蜜的農場主已經招滿人了,我們來得太晚,只能去割橡膠。

割橡膠真的是最累的活,不僅臟,而且很多蚊蟲的叮咬,關鍵是橡膠要一桶桶地運送,有的已經堆積了很多天,那些漚臭的橡膠氣味,真的是差點讓人吐出來。

父親剛開始的幾天,還覺得勁頭十足,過了幾天,就覺得活太重了,自己也吃不消了。後來又刮了台風,把租的房子屋頂吹翻了,去找房東維修,房東說房子租給我們的時候是好好的,現在房子出了問題,應該是我們自己負責。

父親和母親去找姨父,想讓姨父幫忙說說話,姨父說房東說得有道理,房東只包房子出租的時候是好的,后面出了問題,應該是租房子的人自己負責。

父親手里已經沒有多余的錢維修房子的屋頂了,當初姨父在湖南做生意,父親借給他4000多塊錢,父親就去問姨父,看那個4000塊錢能不能還一下,救一下急,實在是沒辦法了。

姨父聽說要他還錢,他就整天不回家,後來就是小姨也整天不回家,父親一下子就失望了。父親沒有辦法,就去問橡膠園老闆預支一點工資,那個老闆覺得我父親做事認真,又能吃苦,破例給父親預支了半個月的工資。

這段時間,是我們家過得最苦的階段。平時沒有什麼肉吃,天天都是包菜和絲瓜之類的,一個月能吃一頓肉,已經是奢望了。父親從這件事以后,再也沒有去找過姨父,姨父也沒有來找過我們。

在儋州下面的這個村子待了七八個月,工資并沒有傳說中的高,有時候還不如在湖南打零工的工資高,父親覺得姨父騙了我們,有一天晚上,父親喝醉了,就晃晃悠悠地去了姨父家里。姨父看到父親來了,趕緊收拾好擺好的碗筷,把電燈熄了,裝作不在家里。

父親後來說,自己在姨父的家門口罵人了,沒想到姨父是這種人,以前還真看不出來,以為姨父是個大方豪爽的人,沒想到各種吹噓,把我們騙到這里來了,原來就是嫉妒心太強了,拉著我們和他一起過苦日子。

母親勸說父親算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怎麼說也沒有用,干到年底就回去算了。父親這一次聽了母親的話,到了年底我們拿到了工錢,結了房租,然后就準備回湖南。

快我的時候,橡膠園的老闆特意來送我們一家人,還給我父親拿了500塊錢,說是感謝我們幫忙。臨走的時候,橡膠園老闆叮囑我父親說:「以后還是不要和那個人來往了,(那個人說的就是我的姨父),你是不知道,你們租的房子,他和房東分成,你們給600塊錢一個月,他從中每個月拿200,小事可以看出這個人怎麼樣。按理來說,你們和他是親戚關系,但是我覺得你是個老實人,還是要講清楚。」

父親一臉的感激,對于姨父也沒有多說半句話,橡膠園老闆自己開車,硬是把我們一路送到了海口的船上,還給我們買了一大堆東西。

這是我們在海南碰到的,對我們最好的人了,我們所謂的親戚,我的姨父,反而不聞不問,我們回到家里一個多月,姨父也沒有打任何電話。後來外婆離開人世,姨父帶著一家人回來了,看到我們一家人,硬是沒有上來和我們說一句話。

在我們農村,老一輩人的關系不好,即使年輕的一輩人沒有什麼矛盾,但是還是不會走到一起去。

最近的《向風而行》很火,程霄和夏至的關系,還有自己的親身經歷,讓我明白了一個深刻的道理:不管是親戚,還是朋友,千萬不要走得太近,一定要保持距離,最好是不要一起做事,也不要一起做生意,不然的話,絕對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