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霍元甲」黃元申:41歲出家,拒絕妻子探望,出家16年還俗

小九 2023/01/17

35年前,某機構對北京的國中生做了一項調查。

霍元甲的扮演者黃元申,在國中生群體中間的知名度,

竟然超過了部分新中國的開國元勛。

這得益于當年港片《霍元甲》在內地的播出。

當初萬人空巷的收視場面,

一度使得人們將黃元申與霍元甲直接劃上了等號。

但是僅僅過了兩三年后,媒體上便出現了這樣的報道:

「霍元甲出游向云山」、「霍元甲云游玉佛寺」。

再後來人們才逐漸得知,

這位片約不斷,家有嬌妻兩子相伴的香港知名藝員,

居然選擇出家,整日與青燈黃卷為伴了。

2004年10月,有人在江西靖安的寶峰禪寺偶遇到了黃元申。

那一年,已經是他出家的第15年。

一身杏黃色袈裟,灰布裹腿,

再加上一雙黑色的布鞋,目光炯炯,神情莊重。

黃元審出家后法號衍申。

當時陪同衍申前往的,是云居山真如寺的一誠方丈。

衍申從香港出發后,先后去了普陀山和九華山,

之后又一行七人來到了寶峰禪寺。

誰能想到一年后,他重新改回俗名黃元申,在美國還俗。

如果回頭去看,此前一年他選擇游歷名山古剎,更像是一種作別。

又過了七年,也即2012年。

當年在《霍元甲》中與之合作過的米雪無意間透露,

還俗后的黃元申只身在美國生活。

至于還俗的原因,米雪當時表示或許是看破了。

大紅大紫之際突然出家,十六年后又突然還俗。

黃元申,出家和還俗之間究竟經歷了什麼?

一切還得從他人生的前半段去尋找答案。

1989年之前,他是香港各個片場的「包教曉」。

意思是說他天文地理時事新聞,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但實際上,無非就是在跟片場的同事吹牛罷了。

他跟人吹噓過,12歲在鵝頸橋下,

偶遇高手然后拜師學藝的傳奇經歷。

而且據當時圈內的風傳,

他不但武藝高強,關鍵是能原地起跳一米八。

真假暫且不論,但這些無疑都是他當初聊天吹水的素材。

不過,黃元申從小學武,這一點倒是沒錯。

1948年出生在上海的他,祖籍是四川。

出生的第二年,他便跟著父母一路向南來到了香港。

從此離別故土,成了寄居和漂泊在異鄉的人。

黃元申彼時尚小,體會不會到個中滋味。

待稍稍長大,家徒四壁的情況才讓他有所頓悟。

就像他多年以后寫的一首詩那樣「生命托化三世通」。

偶然的機緣下,為了強身健體,他開始拜師學習詠春拳法。

他的機敏和刻苦,造就了一身的好功夫。

那時候的黃元申還沒想到,

自己這一身好武藝,將在「托化」之后,

會有更好的用武之地。

何況他中學畢業之時,更是拿到了紐約大學土木工程系的入學通知。

要不是因為家境貧寒,

後來的工程界就該有一位學有所成的工程師了。

可惜兄弟姊妹六個,他又是家中長子,必須得為父母分擔。

售貨員、碼頭工人、酒店服務生……

所有底層的工作,在他二十出頭的年紀都嘗試過。

他甚至還跟著一位玉器店的師傅,學習過玉器的打磨和鑒定。

好在這樣為生計奔波的日子并不長。

他的那身好武藝,很快就跟香港影視界的大氣候相遇了。

七十年代初,香港的影視界開始試水武打片。

黃元申的弟弟知道他這身功夫了得。

在沒有提前告知大哥的情況下,就給他報名了藝員訓練班的考試。

面試和應考都很順利。

那是1971年,23歲的黃元申,正式踏入了演藝圈。

因為起步就是武打片,千言萬語只有一個字:干!

從第二年開始,他只用了三四年的時間,

就在香港的功夫片領域,為自己打出了一席之地。

先是電影,之后又加入TVB開始拍攝電視劇。

西門吹雪、小魚兒,以及警探李豪輝,

都是香港一代觀眾心目中的經典記憶。

尤其是《絕代雙驕》里的江小魚,

更是讓黃元申一躍成為最當紅的電視小生。

整個七十年代,都是他事業的飛速上升期。

因為常年忙碌,他甚至多次在片場暈倒被抬進醫院。

拍戲再加上常年練武,讓黃元申有了十分特別的怪癖——吃生肉。

按說一個練武之人喜歡吃肉,本無可厚非。

可黃元申偏偏喜歡吃生肉,尤其是生牛肉。

那時候在整個香港影視圈,沒有人不知道他這個怪習慣。

茹毛飲血般的怪癖,使得他一度被人稱為「吃肉怪」。

黃元申自己的解釋是,練武消耗體力,多吃肉才能有勁兒。

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吃生肉的習慣,

在十多年后反倒成為了他出家的誘因之一。

走紅之后,黃元申也曾想過單干。

在跟史倩予結婚的那一年,他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

不過隨后一系列的制作,并沒有掀起多大的浪花。

這一階段在事業上的奔波,甚至不惜搭上身體的健康在片場多次暈倒,

呼應了他後來那首詩的第二句:死神來去無影蹤。

沒有出家之前,為了名利而奔波和爭斗,黃元申自己也沒有意識到。

只是在出家之后,他才在沉思中收獲了更多的感悟。

他曾經慨嘆過一位年輕的同行,年紀輕輕卻交通事故而亡。

那種生死不由自己的無常,

漸漸促使黃元申在工作之余迷戀上了思考和閱讀。

成為演員之前,他原本就是高材生,

讀書和練習書法,一直伴隨黃元申左右。

也許,他在片場跟人天南海北的暢聊,各種信息和知識都源自書本。

那時候黃元申的家里都是書,這在演藝圈里應該是絕無僅有的。

尤其是那一手好字,誰看了都會拍案叫絕。

可他還一再自謙,說從始至終都沒有練好。

不過,別人說好就行。

何況,當這書法被用來寫情書的時候,就更容易引起外界關注了。

這一封封手寫的情書,

當年傳的最廣的收書之人為趙雅芝。

黃元申1975年就已成家,

隨后在1976年和1980年,先后生下了兒子和女兒。

另一邊的趙雅芝,雖然經歷過一段失敗的婚姻,

但是和黃元申一樣,也是有家有室的人。

然而,娛樂圈里,原本就會有各種意外的邂逅。

當年,黃元申和趙雅芝的第一次邂逅,

是在影視劇《剝錯大牙拆錯骨》里。

這是一部愛情動作喜劇片。

共同出演后,兩個人居然互生情愫了。

那是八十年代初,無論是黃元申還是趙雅芝,

彼時在香港娛樂圈的知名度都很高。

因此,媒體上很快就出現了風言風語。

毛筆寫信,每一封信都像書法作品般精美。

這是當初黃元申給趙雅芝寫情書的報道。

原本以為這是媒體的捕風捉影,

但是黃元申的妻子親自站出來為「毛筆情書」認證了。

史倩予出示了情書,似乎表明了第三者確實存在。

更為關鍵的是,信的落款帶有一個「芝」字。

于是,外界對黃元申和趙雅芝的猜測就更甚了。

後來,吳君如的公開表態,更是「臨門一腳」。

她在接受采訪時表示,

趙雅芝確實跟黃元申有過交往。

之后被丈夫察覺,還曾挨過一頓暴打。

本來傳言就不辨真假,吳君如的一席話,

更像是將兩個人的關系坐實了。

傳聞出現伊始,黃元申和趙雅芝都曾站出來否認過。

無奈傳媒和娛樂心態的推波助瀾,

讓這起風波在八十年代久久未能平息。

甚至于幾年后黃元申出家,

外界還普遍猜測,他是因為與趙雅芝的情緣糾葛,

才最終選擇遁入空門。

不過,情書風波本就是流言,

與黃元申隨后的出家是否真的有瓜葛,其實并無實證。

也因此,這件事後來就遁入紅塵的細微中了。

雖然緋聞纏身,但并不妨礙此時的黃元申,

在事業上更上一層樓。

《大俠霍元甲》,是他當初從TVB轉戰到麗的參演的。

1983年,電視劇被引進到了內地。

先是在廣東台播出,而后又在中央台的黃金時段播出。

僅僅20集的電視劇,在當年掀起了收視狂潮。

黃元申的知名度,也從香港紅遍了全中國。

然而,此時的黃元申,心態卻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有關這段心路歷程,在他出家以后曾經袒露過。

名氣有了,錢也多到花不完,想做什麼都可以。

那些日子,他經常約上三五好友,上夜店或者去唱K。

可惜一旦停下腳步,空虛和煩惱便會乘虛而入。

因為習慣于思考,他逐漸意識到,

縱使有錢,也不一定能買來快樂。

而且,娛樂圈原本就是名利場,每天的工作壓力巨大。

超負荷運轉的身體,甚至讓他在做夢的時候,

想的都是如何賺錢,如何設置人物劇情,

如何去跟同行爭搶名利。

漸漸的,他感覺自己這種心態想停都停不下來。

最終,精神壓力導致了失眠。

黃元申出家后自我剖析的這個階段,

實際上就是他所寫的那首詩的第三句:事主不論貧與富。

不過在真正出家之前,最后一道坎還沒邁過去。

幫助他邁過去的,是對佛法經書有研究的林國雄。

林國雄和一些居士,勸誡黃元申不要再吃肉。

那位居士,還用少林寺武僧不吃肉的例子給他講述。

之后又送給他一本介紹佛經的書籍。

這本書看過后,黃元申思考了一個多月。

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出家的念頭開始在心底生根發芽了。

1989年底,黃元申終于下定了決心。

他將出家之地,選在了香港的寶林禪寺。

正式剃度之前,黃元申跟父母妻兒都有商量。

彼時,家人都已移居美國。

父母想不通,孩子好好的,為何偏要出家。

協商無果,母親最終就由著他去了。

只不過父親心頭的芥蒂,一直沒有消失。

倒是妻子史倩予,對他的選擇表示了理解。

雖然如此,在黃元申出家后,

史倩予也曾多次去寺院,想見他一面。

但每一次都被黃元申拒絕了。

而且丈夫出家后,史倩予也沒有改嫁再婚。

一雙兒女,多年來也是她一個人拉扯大的。

出家后的第二年夏天,

黃元申正式獲得法號衍申。

隨后,他一路游歷,走訪了國內多處寺院。

雖然外界在當時表達了諸多的不理解,可木已成舟。

在寶林禪寺,他每天的生活極其規律。

夜半三點多起床,而后就是早課時間。

五點多的早飯之后,便是經文誦讀。

其余時間,他會在寺院里種菜養花。

一應吃用,全部都是自己動手。

生肉和煙酒,在出家伊始就戒了。

一天兩頓飯再加上規律的生活,此前的失眠癥狀很快就消失了。

而且,他還放棄了練武,將其改成了打坐參禪。

出家第三年,他曾委托美國的一位居士,代他去看望過兩個孩子。

1993年,大兒子黃吉梁,還專門來看望過他一次。

此時的黃元申,已經成為衍申。

雖然他也還有煩惱,但已經在用修行來化解了。

這樣的修行,整整持續了十六年。

2005年,他又突然還俗。

個中緣由究竟是什麼,其實一直無人知曉。

身邊的朋友唯一知道的是,

黃元申依舊保持著僧人的習慣,幾乎不參與外界的任何事務。

也就是從那時候起,有關他的所有情況就都是傳言了。

2013年前后,曾有傳言說他和兒子回到了國內居住。

2021年,曾和他一起出演《霍元甲》的梁小龍表示,

黃元申依舊住在美國,

只是平日里深居簡出,連他們這些多年交情的朋友也不見。

除此之外,網上還流傳一種說法,

說黃元申在2015年已經過世。

還在2007年,黃元申的貼吧里有一個帖子這樣寫道:

「極致繁華,不過一掬細沙,各位請回吧。」

這麼多年過去了,帖子還在,

回復量也累積到了355頁。

有人猜測,當年的推文人就是黃元申。

但是與不是,其實都不重要。

畢竟,他那首詩最后一句是:大限忽來戲即終。

人生就是演戲,過去是演角色,出家后是演衍申。

而還俗之后,又演回了黃元申。

不同階段的修行修為,都是在把控自我。

正所謂,生死事大,名利為小。

如今,若黃元申公開露面的話,

想必他會真的說一句:

各位請回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