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威廉凱特哈里梅根再同框!而肢體語言專家看出來:兄弟間沒感情了

小九 2022/09/13

前幾日,威廉王子夫婦與哈里王子夫婦,一同驚喜現身溫莎城堡,向在此悼念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民眾致意。

這是2020年3月哈里梅根移居美國之后,兩對夫婦第一次在公眾面前合體亮相,

也是自去年7月戴安娜王妃塑像揭幕以來,威廉和哈里兄弟倆的首次公開同時露面。

四個人全都穿著肅穆的黑色服裝,走在一起,引來在場民眾的陣陣歡呼與掌聲,

盡管失去女王的悲痛還沒有消散,但面對等候已久的人群,

4人還是展現出了積極的態度,笑著與在場民眾揮手致意,

威廉王子獲得了極高的人氣,支持者昂揚地訴說著對他的愛意,

威廉表示感謝,并與人們一一握手,

凱特則半蹲下來,安撫一個悲傷過度的小女孩,

沒用多久,女孩就停止了哭泣。

與此同時,梅根被人群中的一位少女緊緊抱住,

少女顯然對梅根的到來非常驚喜,情不自禁地用手捂住嘴巴,

兩人簡短地交談了幾句,少女隨后發問說:「我能得到一個擁抱嗎?」

梅根點了點頭,然后俯身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一時刻被周圍許多民眾記錄了下來。

當被問到是否想念女王時,哈里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

「城堡里格外安靜。在每個房間,都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他表示,言語很難形容女王對于自己和每個人的意義。

整場會面大約持續了40分鐘,

看到這個曾經的「無與倫比四人組」(Fab Four)重聚,

在場民眾大多非常高興,展現出積極的態度,

期待他們能夠重新構建融洽的關系,哈里和哥哥之間的裂痕也能就此愈合,

「大門打開時,我簡直不敢相信,威廉凱特和哈里梅根一起走了出來,

作為一個家庭,他們每個人都花時間和群眾打招呼,讓我非常高興。

因為葬禮這樣的傷心事,家人們又聚到了一起。所以我希望當他們回到加州時,能夠對所發生的一切進行長久深入的思考。」現場民眾說到。

王室專家也認為,這是兄弟倆的重要時刻,或許能夠成為兩對夫婦之間關系修復的轉折點,

在哈里梅根接受一系列爆炸性采訪后,雙方一直處于矛盾之中。

但情況,或許沒有那麼順利,

據悉,是查爾斯命令兩個兒子在女王的葬禮之前,擱置彼此的不滿,完成各自的使命,

于是,威廉才向哈里發出邀請,促成了這次久違的同框。

肢體語言專家Judi James經過分析后認為, 兄弟倆之間,已經沒有什麼感情了....

四個人站成一排,暗示著某種形式的團結,

但仔細一看,哥哥和弟弟的神態全然不同,

威廉挺著胸膛,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領導風范十足,

但哈里總是時不時摸著衣襟,傳達出一種不安的感覺,

一旁的梅根緊握著他的手,仿佛在提供安慰、支持和鼓勵。

當他們從車上下來時,與一位助手模樣的人進行了簡短的對話,

哈里一度退到梅根身后,緊緊摟著她的腰,

四人開始行走時,兄弟倆貼得很近,兩個妻子走在外側,

威廉和哈里側耳聊了兩句,凱特和梅根一直直視著前方。

會面過程中,他們似乎有意無意地與對方保持著明顯的距離,

只在開始和結束時短暫地走到一起,

大多數時間里,他們都是兩兩一對,幾乎沒有互動,

有時也會分頭行動,單獨與民眾打招呼和交流。

如果途中,哈里和梅根分開,他們經常會伸手去拉對方的手,

肢體語言專家表示,他們牽手的方式很有特點,哈里的手垂直向下,把梅根的手緊緊包住,

梅根會用手指輕輕撫摸哈里的手背,用小動作同他進行交流。似乎一直在給哈里支持和安慰。

相比起來,凱特似乎有意與所有人的距離都稍遠一些,

走到城堡大門時,四個人一起停下來看了看民眾們留給女王的花束,

然后,他們在車輛前重新集合,簡單交流后,坐上了各自的車。

在肢體語言專家Judi看來,整場活動都給人一種緊繃的感覺,

「參與者沒有一絲輕松的感覺,甚至也沒有任何感情」,

「這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場景,肢體語言中透露出自然流露的謹慎與尷尬」,

不過,她也強調說:

「他們能夠再次站在一起,本身就已經足夠讓人印象深刻。」

接下來,哈里和梅根還會在英國待上一陣,

參加接下來的活動和儀式,

預計9月19日女王國葬之后,他們才會返回加州,

原本有梅根作為嘉賓的《吉米·法倫今夜秀》和播客節目,也相應推遲發布。

女王的離世,是全世界的遺憾,

同時,也會撼動王室一家的平衡。

在過去的采訪中,哈里和梅根爆了不少王室猛料,

比如說,哈里覺得自己從父親那里「受到了許多傷害」,

準備「梅脫」的時候,查爾斯拒絕接聽他的電話,

梅根對凱特發起攻擊,稱她在婚禮前夕讓自己哭泣,

還指責王室有「種族歧視」的嫌疑。

接下來,哈里還將出版回憶錄,王室成員非常擔心,

書里面的內容會讓舊傷再次暴露于眾,并引發新的危機。

但不管怎樣,女王一直將哈里當作她疼愛的孫子,包容著他,

可查爾斯與威廉,似乎不會如此輕易地諒解他。

女王離世那天,哈里和梅根正巧回到英國,居住在屬于他們的弗洛格莫別墅,

這里距離威廉和凱特的阿德萊德別墅只有600多米的距離,但兄弟倆并沒有任何見面的計劃。

女王健康狀況惡化的消息傳來后,

威廉同安德魯王子、愛德華王子和他的妻子索菲一起皇家空軍的飛機飛向巴爾莫勒爾,

而哈里則自己乘私人飛機緊急趕來,

但當全世界都得知女王去世的消息時,哈里的飛機仍在空中,16分鐘之后才降落,

并最終在晚上7點52分抵達城堡,與其他王室成員一起進行哀悼。

在哈里前往蘇格蘭之前,梅根是否會一同前往成了人們討論的話題,

有媒體稱,查爾斯特地打了電話叮囑,要求哈里不要將梅根一起帶來,

因為在這樣一個悲傷的時刻,梅根的出現會很不合適,她不會受到大家的歡迎,

而且,凱特也沒有前往現場,而是留在家里,照顧三個孩子。

哈里不僅是最后一個到達城堡吊唁的王室成員,也是第一個離開的,

轉天上午八點半左右,他獨自坐在車子的后排,前往機場,

隨后登上了上午10點飛往倫敦的航班。

由此可見,哈里和梅根仍不能被王室接受,家人之間的裂痕難以修復,

但在這段悲傷的時間里,他必須要親吻父親的手,向繼母行屈膝禮,并和他們共進晚餐。

在女王的葬禮籌備期間,兄弟倆有許多事需要共同完成,免不了要經常見面。

或許,他們正在以一種成熟的態度來處理當下的要務,

把個人的情感放在一邊。

這段特殊時期過后,王室一家又能否繼續維持現在的和平?

時間是最好的答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