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孫儷、叢飛資助的貧困生忘恩負義,袁立救助的人死前卻寫下一句話

小九 2022/10/10

在《甄嬛傳》還沒有開拍之前,孫儷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演員,1982年出生的孫儷,在2002年的時候只有20歲,這一年的她,正在云南昆明拍攝電視劇《玉觀音》。

在拍攝期間,她資助了一個貧困的大學生,但是這個大學生就和歌手叢飛所資助過的學生一樣,到頭來忘恩負義。

然而,另一個同樣救助別人的袁立,她的救助人卻在彌留之際,給她留下了感人至深的一句話。

孫儷和她資助的學生向海清

2002年,孫儷來到昆明,拍攝她作為女主角的電視劇《玉觀音》,當時她為了角色在體驗生活,無意中,有一檔名為《希望在山區》的紀錄片進入了孫儷眼簾。

原來,這檔紀錄片主要拍攝的對象是大山中的貧困孩子,孫儷看見這些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孩子懷著求學夢想努力生活,不禁大受感動。

孫儷并非是在富貴家庭出生,她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所以當她看到這些生活條件艱苦的孩子,孫儷動了惻隱之心,同時心中也萌生了一個念頭:她想要憑借自己有限的力量,去幫助一個孩子。

想到這,孫儷立刻聯系了母親,把自己的想法和母親說了一遍,母親聽完,也是十分感動,于是她們決定資助一個學生,而這個被孫儷選中的學生,就是向海清。

向海清出生在大山中一個很貧苦的農村家庭,他的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每年只靠一畝薄地生活。

向海清知道,要想改變自己的家庭,改變自己的人生,唯一的出路就是好好學習,可是,要讀書,就要交學費,這筆錢對于向海清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個天文數字。

得知向海清情況后的孫儷,決定要一直他資助念書,直到完成學業。

2002年5月,向海清第一次收到了來自孫儷和孫儷母親寄來的第一筆捐款,當他捧著這筆錢的時候,滾燙的淚水奪眶而出。

有了錢,就可以繼續念書,向海清緊緊地抱著這筆捐款,仿佛能從包裹著現金的牛皮紙上,感覺到資助人溫暖的雙手。

當天回到家,向海清甚至沒來得及做作業,而是鄭重地拿出一沓信紙,給孫儷寫下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感謝信。

把信寄出以后,向海清無時無刻不再期待對方的回信,當他終于收到回信的時候,在信中,收獲了來自孫儷母親的鼓勵和支持。

后來,孫儷母親還親自給向海清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好好念書,努力學習,自己和孫儷姐姐會一直承擔他的學費,直到他大學畢業有了工作才終止。

在這期間,向海清埋頭苦學,而孫儷和孫儷母親也會時不時地寫信或打電話關心他的生活,并且會讓人給他寄來很多的輔導資料和學習筆記。

2004年,向海清參加了大學聯考,但很遺憾,他名落孫山,沒有考上大學。

得知自己落榜以后的向海清崩潰了,他不敢面對自己的資助人,也不知道未來要怎麼辦。

孫儷得知情況以后,立刻給向海清打去電話,電話中,孫儷溫聲地鼓勵他,失敗一次不要緊,再來一次就可以了。

同時,孫儷的母親也給向海清帶去了鼓勵,并表示可以選擇復讀,她們母女兩依舊會支持他繼續念書。

有了孫儷和孫儷母親的幫助,向海清重新回到學校,進行了為期一年艱苦卓絕的復讀,這段時間內,他除了學習就是學習,有時候會和孫儷母親聊一聊最近的學習情況,孫儷母親會給他提出一些建議,比如說考來上海或北京的大學,到時候,她們還會親自去接送向海清。

第二年的大學聯考,向海清躊躇滿志,最終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雙一流大學,上海海洋大學。

考上大學后的向海清高興得快要瘋了,他忍不住在第一時間給孫儷分享這個喜訊,而孫儷也承諾他,來大學報道的時候,會親自去火車站接他。

當向海清在火車站看見孫儷母女的時候,眼淚情不自禁地落下,沾濕了他的衣襟。

一番寒暄以后,孫儷母親親自領著向海清到大學報道,在那里,她為向海清交齊了學費,臨走的時候,還特別對向海清囑咐道:「我和你姐姐會每個月給你寄生活費,如果你遇到什麼事情缺錢,盡管給我們打電話。」

但是,上了大學以后,向海清的開銷變得越來越大,根據向海清的說法,進入大學后,他先是競爭了班長的職位,然后又參加了學生會。

向海清一個月的飯錢大概是400元左右,再加上水電費,就差不多500元了。

然后他還有一個月90元的電話費,各種體檢費等等...... 林林總總加起來,著實不算是一筆小錢。

后來,孫儷和孫儷母親覺得向海清的開銷太大,而且他總是肆無忌憚地問自己要錢,再經過各種商議過后,決定終止對他的資助。

沒有了生活費的向海清一籌莫展,他想到一個名叫邱朝舉的記者,當年正是因為他的牽線,才讓向海清認識了孫儷。

邱朝舉找到向海清,希望他能說清楚,孫儷為什麼會停止對他的資助,向海清左思右想,寫下一份長達幾千字的信,寄給了邱朝舉。

在信中,向海清講述了自己的難處,包括90元的電話費,他說自己已經和孫儷母親解釋過了,但是孫儷母親卻用一句「我很煩」、「養條狗都比我聽話」等言論來攻擊向海清。

他們的資助關系在2005年底結束,之后,這封信被記者邱朝舉公開,一時之間,把孫儷推上了風口浪尖,但是孫儷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沒有回應。

直到有記者聯系上了負責孫儷部分工作的王小姐,才得知事情的真相。

原來,在資助之初,孫儷和孫儷母親對向海清十分關心,不光給他生活費,給他學費、書本費,甚至還曾經給向海清贈送過手機和相機。

王小姐表示,向海清上了大學以后,開銷越來越大,而且自己都說不清楚這些錢要用在什麼地方。

記得有一次,向海清打電話問孫儷要了500元,孫儷給他之后,過了10天左右,向海清再次打電話來要500元。

面對向海清的「獅子大開口」,孫儷原先只是想要好好領著他走上人生正軌,沒想到向海清卻找記者發了一封「控訴信」,這讓孫儷很難過。

后來,針對孫儷的輿論越來越大,面對別人的口誅筆伐,不得已的孫儷發表了一頓視訊,視訊中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想不通,一直想不通,我很無奈,我媽媽失眠了,我也失眠了。」

之后,孫儷推掉了所有媒體的采訪活動,唯一一次回應,孫儷表示:「在未來,資助工作仍然會繼續,不過我會資助更多需要有真正幫助的人。」

對于這件事情,孫儷說以后不會再出來說什麼,也希望媒體不要再去打擾向海清,畢竟他現在還在念大學,作為學生,就應該好好學習,不要被輿論所影響了。

如今,距離孫儷的「資助門」已經過去了17年,向海清也從當年一個剛進入大學校門的孩子,成為一個社會人士。

2022年的向海清已經不再把當年和孫儷的事情拿出來說,他已經走上了屬于他自己的人生道路,畢業以后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和一個不錯的戀人結婚,然后生育可愛的孩子。

至于孫儷,她已經和同為演員的鄧超結婚,并且生下了兩個孩子,這麼多年以來,孫儷一直不忘初心,對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

2022年9月,孫儷和鄧超給上海慈善基金會的長寧區捐助了善款20萬元,用于幫助貧困學子繼續念書。

不光是孫儷本人熱心公益,她還會帶著自己女兒兒子一起參加公益活動,并且把參加義賣所獲得的所有款項全部捐出去,以此幫助到更多人。

因為多年來對公益事業的上心,孫儷還因此榮獲「全國十大社會活動之星」的稱號。

其實,孫儷和向海清的結局還算好的,做到了人海茫茫,一拍兩散;但是歌手叢飛的資助結局,卻讓人心寒得多。

叢飛:現實版「農夫與蛇」

叢飛是一名歌手,準確來說,是一名「義工」歌手。

作為一名演唱者,叢飛的名字并沒有響徹祖國南北,但是在許多失學兒童和殘障兒童心中,他是他們的「叢飛爸爸」。

在胃癌奪去叢飛的性命之前,他曾經參加過300多場的「義演」,義務服務時間超過了3600個小時。

在叢飛義演的8年來,他曾經在非典時期,自掏腰包購買飛機票到北京,給小湯山等醫院的醫護人員送去一場演出;每逢助殘日,或是殘障人聚會,都少不了叢飛傾情演唱的身影。

每次演出,叢飛不光是唱,還要捐;在貴州義演的時候,他捐出了1.6萬元,后來因為沒錢買機票,還是問的友人借錢才能回家。

義演這麼多年,叢飛都不知道自己捐出去了多少錢,在1998年的時候,他就一口氣把演唱會所收入的15.6萬元,全部捐給深圳的青少年發展基金;后來,又拿出10萬元給湖南的貧困山區,建立了一個「叢飛助學基金」。

因為他的無私慷慨奉獻,讓叢飛的第一任妻子,選擇和他分道揚鑣,盡管如此,叢飛也沒有停下他的資助事業。

甚至當叢飛生病的時候,他都沒有忘記自己的慈善事業,他把身上的3萬多元,和加起來達到5萬多元的衣物,全都捐給了某個希望工程。

為了讓貧困孩子們都有一口飯吃,都有學校念書,叢飛多年來,從沒有停下過義演和捐獻的腳步,然而,命運卻對他如此不公平,2005年,叢飛確診胃癌。

盡管自己的身體已經亮起了紅燈,可叢飛還是記掛他所捐助的孩子,但是,現實就是這麼血淋淋,這些年來,叢飛捐款超過300萬元,可是當自己一夕病倒,他卻連住院的錢都沒有。

好在有廣大社會人士的幫助,才讓叢飛順利住進醫院,在叢飛住院的時候,他沒有忘記自己捐助的那100多個孩子所欠下的17萬學費,執意要還清。

但是當時叢飛的身體情況早就不允許他繼續參加義演,而且,叢飛的「債主」們堅決不要叢飛償還這17萬元,叢飛淚流滿面,他懷著一顆感恩的心,簽下了器官和眼角膜的捐獻協議。

令人難過的是,叢飛的大愛無疆,卻沒有換來小部分人的尊重,在叢飛纏綿病榻的時候,親自來探望叢飛的學生寥寥無幾。

相反,有很多在新學期開學之際的人,因為沒有按時得到叢飛寄來的捐款,他們便打電話給叢飛,語氣態度極其惡劣,甚至有人問出:「難道你對資助孩子們上學的事情反悔了嗎?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他們再一次失學嗎?」

病床上的叢飛心急如焚,盡管他一一對打電話的人解釋,可是只得到他們一句冷漠的「哦,請你盡快給我們寄錢。」

2006年,因為胃癌的惡化,讓年僅37歲的叢飛,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在他離開的時候,心里還沒有放下那些被他資助的孩子。

如今,距離叢飛去世已經過去了十六年,那些當初受過叢飛恩惠的學生們,應該已經修完學業,踏入社會。

希望他們在越來越好的生活當中,不會忘記當年「叢飛爸爸」對他們傾其所有付出的一切,他們理應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脊梁,才能不枉費叢飛的付出。

600萬塵肺病「代言人」:袁立

圍繞在袁立身上的爭議十分之多,她快言快語,率性直率,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為此,她在娛樂圈中,曾經遭受了不少人的冷眼。

在最近幾年的某檔綜藝中,袁立不僅表現得「瘋瘋癲癲」,還在事后和節目組「大打出手」。

顯然,很多網友都在關注袁立和節目組誰輸誰贏,卻沒幾個人知道,袁立把上節目所得到的80萬元酬勞,全部捐給了患有塵肺病的農民。

作為一個演員,一個明星,袁立怎麼會和塵肺病扯上關系?

塵肺病又被稱作「窮人病」,由于多年吸入灰塵,導致塵肺病患者的肺部,會變成一塊非常堅硬的石頭,這種病除了換一個健康的肺,別無任何救治辦法。

而且,換肺的費用之巨大,農民工根本負擔不起,所以很多得到塵肺病的農民,只能慢慢地看著自己的生命一點一滴流逝。

甚至,因為無法呼吸的痛苦,讓塵肺病患者只能跪著呼吸。

根據不完全統計,在中國,至少有超過600萬的塵肺病患者,而袁立,成為這600萬塵肺病患者的「代言人」。

2015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袁立了解到由記者王克勤發起的「大愛清塵」的活動,原本她是想捐助一筆錢,但是又怕這筆錢落不到患者的手里,這時候,王克勤向她發出邀請,問她要不要親自去看一看。

袁立幾乎沒有多想,一口答應下來。

當她跟隨王克勤來到「塵肺村」后,袁立被這里的慘狀給驚呆了,她握著病人的手,久久哽咽,說不出話,唯有兩行清淚。

自那以后,袁立不僅是捐助人,也是志愿者,她一家一家地去探訪塵肺病人,給他們買藥買呼吸機,希望他們能過上好一些的生活。

有一次,袁立來到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家中,看見他正在給自己做棺材,年輕人說:「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只想在活著的時候,盡快把棺材打出來。」

這個年輕人,就是 任能平

2009年,任能平的妻子離開了任能平,妻子離開以后,任能平地生活一下子落到谷底,因為做飯產生的油煙會讓塵肺病人無法呼吸。

任能平說不出自己是如何度過這麼多年的,他在2011年的時候,親手為自己做了一口棺材,對于他來說,余下的每一天,都是在等死。

可是在這個時候,袁立出現了。

2015年,袁立對任能平說:「你一定要好好活著,我會再來看你。」

有了袁立這句話,任能平一直努力維持著自己的生命,但是等到冬天來臨,他的呼吸功能越來越脆弱。

當袁立再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一個三十幾歲的大男人,只剩下可憐的80幾斤體重,袁立不想放棄他的生命,她詢問過當時最好的肺移植醫生,想知道如果換肺的話,任能平還有多久的活命機會。

肺移植的醫生說:如果換肺的話,最起碼有百分之九十的希望。

袁立二話不說,立刻替任能平交了錢,為他安排手術時間。

手術過后的第一天,任能平似乎完全清醒了,從各項指標來看,他恢復的還算不錯。

任能平讓醫生拿來了一張紙和一支筆,他顫抖著手,在白紙上寫下一行字。

「這里不能用手機嗎?二年級。」

袁立看著他寫下的字,明白任能平想表達是,他的文化水平只有二年級,有很多字他不會寫,想要用手機打出來,可是病房里不能用手機。

除此之外,任能平還留下這樣一句話:「感謝捐獻者,深表謝意。」

袁立和任能平在病床前留下了寶貴的合影,可是袁立卻沒有想到,這竟然會是她和任能平見的最后一面。

第二天,任能平出現了嚴重的排異反應,這一回,好運氣沒有眷顧他,他懷著巨大的遺憾,永遠地閉上了雙眼。

面對任能平的離去,袁立顯得非常難過,她說,她曾經想要建立一個「任能平肺移植基金」,但是直到現在都沒有成功,因為肺移植所負擔的費用實在是太貴了。

雖然現在的袁立已經很少在公眾平台出現,不過,由她一手創辦的上海袁立公益基金會,這麼多年來,還在為各種貧困百姓和塵肺病人做著努力。

2022年6月20日,有一位黨員采訪了袁立,袁立表示,基金會成立了六年,在這六年里面,她從沒有收過一分錢的薪水。

在袁立基金會的辦公室里,墻上貼著許多袁立與塵肺病患者的照片。

照片中的患者或是跪著、或者坐著,他們面容憔悴,鼻子里插著輔助呼吸的管子,而袁立和他們坐在一起,神情真誠地拉著他們的手。

六月底,袁立來探望一位年紀90多歲的老爺爺,在封控期間,老爺爺買不到賴以生存的藥品,好在是通過袁立基金會的幫助下,才能重新買到藥。

這一天,袁立戴著口罩,如約而至,老爺爺看著袁立,起先還有些拘謹,但袁立平易近人,絲毫沒有明星的架子,很快就和老人一家談天說地。

2022年的袁立,仍然在為中國數百萬的塵肺病患者和需要幫助的人奔走,都說勿以善小而不為,袁立為塵肺病患者所做出的的努力,將會被他們銘記于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