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情斷費翔嫁林子祥,多年后再看「歌后」葉倩文,才知她當年多厲害

小九 2022/08/13

有一次,魯豫在采訪時問葉倩文:「為什麼要在當紅的時候淡出歌壇?」

葉倩文:「我都沒有覺得我有淡出歌壇。」

這不,近日在競唱節目《聲生不息》開播時,60歲的葉倩文帶著經典歌曲《祝福》再次出現在觀眾面前。

「徘徊叢林迎著雨,染濕風中的發端,低訴細雨路遙若困倦,靜靠灣灣小草倚清泉……」

時隔23年再唱這首歌,依然是當年那個熟悉的旋律,葉倩文飆到高音時,歌聲直穿人心,穩到讓人難以相信。

參賽嘉賓楊千嬅,更是感動到當場落淚,隨后,「葉倩文好美」連上了幾天的熱搜。

不得不說,一代歌后雖白了頭,但魅力依舊。

葉倩文是繼梅艷芳之后,在王菲之前,香港歌壇響當當的人物。

譚詠麟曾說:「沒聽過《祝福》的人,都不敢說自己是香港人。」

黃霑評價她:「不會看中文,看不懂歌譜,但寫給她的歌馬上就能記熟,隨隨便便唱的歌就非常好聽。」

20多年后再看葉倩文,才知當年的她,有多厲害?

01

1961年,葉倩文出生在台北一個富裕的家庭里。

4歲那年,父母為了給她提供更好的教育環境,一家三口移民去了加拿大。

或許是國外的空氣比較好,6歲以后的葉倩文已經知道知道以后要做什麼:唱歌。

家里是葉倩文的練歌房,她經常對著鏡子,學明星一樣擺POSE,然后在家里開「演唱會」。對此,父母常常提出抗議:「別唱了,吵死人了。」

那時候,葉倩文的歌唱得有多好聽,學習成績就有多難看,愁得母親忍不住對她說: 「你一天到晚唱歌,以后沒有人喜歡你,老公都找不到。」

葉母肯定也想不到,她的女兒日后不僅能成為一代歌后,還和兩個搞音樂的男人有過美好的愛情。

母親的嘮叨阻止不了葉倩文對音樂的喜愛,那時候,她不僅喜歡唱歌,還喜歡演戲。

葉倩文人在國外,但內地的娛樂資訊全由外婆承包,外婆每個月定期為她寄送各類明星雜志,因此她開始愛上邵氏電影。

當時的加拿大沒有這類型的電影,更沒有錄像帶,葉倩文只能在回國探親時,才可以如饑似渴地去看姜大偉,狄龍的戲。

《銀色世界》、《姐妹》、《十四女英豪》,《十三太保》她更是一口氣看了13遍。

1980年,葉倩文回來探親,有一天她走在路上時被星探發現,隨隨便便就拍了一支果汁的廣告。

不久之后,更是天降女主,出演人生第一部電影。

一天,葉倩文隨親戚的好友去電視台參觀,巧的是當時台里有部即將開拍的電影《一根火柴》,女主林青霞因為檔期滿而無法參演,大家急著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四處找人。

男主角看到空降在電視台的葉倩文便有了想法。

當時的葉倩文,站在周圍人的身邊是一枝獨秀,本來個子就高,還喜歡穿著短褲,一頭蓬松的卷發更添幾分「鬼妹」的氣息。

男主提議:讓她試試吧。

這種難得的機會,葉倩文沒有扭扭捏捏、思前想后,直接代替林青霞接下這個角色,在電影里過足了戲癮。

本來只是想著玩玩,結果卻因為電影《一根火柴》,成功進入娛樂圈。

02

拍了廣告,演了電影,隨后葉倩文還出了第一張專輯。

專輯的反響平平,但葉倩文沒有太在意,因為不久之后,她就遇上了當時高大帥氣的費翔。

葉倩文和費翔一見鐘情,那時候對于同為歌壇新秀的他們,并不在意因為感情而耽誤了事業。

相反,他們高調秀恩愛,經常十指環扣地出現在大家的面前。情到深處時,費翔在電視上喊話: 「葉倩文是我的,我永遠愛她。」

郎才女貌,這樣的一對組合走在哪都讓人賞心悅目,然而,這段感情卻遭到費翔母親的反對。

費母覺得兒子正是事業上升期,要把更多心思放在唱歌上,所以,每當費翔和葉倩文出去玩時,費母就很生氣,久而久之,她便不喜歡葉倩文。

當時,葉倩文年輕氣盛,她認為這沒什麼了不起的,你不喜歡我,那我就不來了。

葉倩文轉身便去了香港,而她和費翔因為聚少離多,兩人最終分了手。

香港人才輩出,無論哪個領域,早有自己的標桿。

葉倩文初來乍到,不識中文,更不會講粵語,活得像個另類一樣。

好在,當年合作《一根火柴》的男主馬永霖也去了香港,馬永霖是個富二代,葉倩文去香港是為了找工作,馬永霖是去開公司。

在馬永霖的幫助下,葉倩文認識了林子祥。

當時的林子祥,已經通過《分分鐘需要你》而走紅,憑借自創的LAM式風格成為香港歌壇原創歌曲的鼻祖。

林子祥準備推出男女合唱歌曲《重逢》時,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女歌手,初見葉倩文時,他覺得她平平無奇,不過如此。

反倒是林子祥的太太吳正元,十分看好葉倩文。

吳正元是華納唱片公司的高層,當年林子祥從國外回到香港之后,發展得很不順利,直到遇上吳正元才成功簽名唱片公司。

吳正元用自己的資源捧紅了林子祥,而林子祥也用自己的高音拿下「鐵肺歌王」的稱號。

在音樂上,吳正元是林子祥的伯樂,在感情上,吳正元是林子祥的好太太。林子祥曾說:「如果沒有她,我就什麼都沒有。」

獨具慧眼的吳正元,第一眼看到葉倩文時,便覺得是個可造之材,果然,在開口唱了幾句之后,林子祥開始改變自己的看法。

第一次和葉倩文合作,林子祥頭很疼。

因為她從小在國外長大,一去就是17年,回來之后不識中文,歌譜也看不到,林子祥教她,在歌詞上面標識英文,再用廣東話唱出來,緊接著又不斷教她如何看歌譜。

葉倩文悟性很高,一來二去沒幾下,就搞懂了整首歌的旋律。

這點靈性,讓林子祥倍感意外。

03

合作了《重逢》之后,她經常跟在林子祥的身邊,由他指導自己如何更好地唱歌。

有一天,林子祥上廁所時靈機一動,寫下了歌曲《零時十分》,不久后他拿著歌譜遞給葉倩文:「我在廁所想到的,給你試試吧。」

誰知,葉倩文憑借《零時十分》入選當年「十大勁歌金曲」,開始在香港歌壇擁有自己的姓名。

歌聲不錯,樣子也行。

接下來,葉倩文和當時的其他名人一樣多棲發展,她開始接受導演的邀請嘗試拍戲。

別人拍戲是為了掙更多的錢,葉倩文不是,她更多的是為了喜歡,因此當別人同時間拍幾部戲時,她做不來,只能一部拍完之后再拍另一部。

正是因為她的「懶」,隨后參演的《上海之夜》《刀馬旦》《喋血雙雄》等電影均成為經典作品。

拍戲,唱歌,宣傳,這是每個藝人都要做的事情。

葉倩文太「懶」了,她接受不了為了拍戲一天到晚不著家,三更半夜還在片場工作,干脆在拍戲和唱歌兩者之間,選擇了唱歌。

為了唱好自己的歌,她刻苦地練習中文。

1991憑借《瀟灑走一回》一夜躥紅,歌聲飛進了千家萬戶,次年和林子祥合作的《選擇》更是將事業推上高峰。

之后連續四年拿下「最受歡迎女歌手」獎。

葉倩文在歌壇的成績,離不開恩師林子祥的幫助和提攜,因此在1992年獲獎時,葉倩文不顧流言蜚語,在台上感謝林子祥:「我依然愛你。」

事后被人解讀是隔空示愛,葉倩文解釋感恩的愛也是愛。

1988年,有人拿了《祝福》這首歌給葉倩文,剛開始,葉倩文并不喜歡這個旋律,覺得不適合自己的風格。

正當她要拒絕時,朋友告訴她:「你不要去管它的旋律,你看它的歌詞,非常有力量。」,葉倩文聽了朋友的建議,便唱了《祝福》。

結果,如朋友所料,葉倩文憑借《祝福》把所有獎都拿了個遍,成為梅艷芳之后,王菲之前,香港歌壇天后級人物。

對于自己拿的獎,葉倩文卻說:「 我拿得獎,是梅艷芳不要了才給我的。

很多人覺得葉倩文一路走來過于順利,其實她的背后有別人看不到的努力。

為了開好自己的演唱會,她像總導演一樣,指導伴舞們如何讓動作更柔美,讓燈光師在自己哪句歌詞的時候就出現燈光。

為了宣傳唱片,拍完《刀馬旦》時墜馬摔傷,還要咬牙轉去錄音棚錄音。

為了能繼續唱歌,她拒絕了富豪的男朋友。

與其說葉倩文幸運,不如說她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1998年,葉倩文正當紅的時候,和失婚3年的林子祥走入婚姻殿堂,雖然知道這段婚姻會遭受非議,但她依然義無反顧。

婚后一段時間,葉倩文和林子祥進入磨合期,她是個非常愛干凈的人,里里外外都需要收拾得整整齊齊。

林子祥和她相反,他外表干凈,家里的東西卻常常弄得亂七八糟,葉倩文看不下去準備幫他收拾時,卻遭到林子祥一頓怒吼:「不要動我的東西。」

后來,葉倩文與自己和解,她覺得只要管好自己的東西就好了,因此,和林子祥結婚多年,她覺得兩個人的感情比婚前更好。

葉倩文不覺得自己能當好母親,因此沒有選擇生孩子,但這不妨礙她愛林子祥和前妻的兩個孩子。

初到林子祥家時,她就對繼子女特別好,會陪她們看電視,玩游戲,講故事,還會帶他們去和明星朋友的孩子一起玩。

多年后,繼子曾在節目上坦言:很幸運她出現在我們的人生里。

回顧葉倩文的過往,用「瀟灑」這個詞來形容是最合適不過的。

面對事業,感情,她總是隨性而瀟灑,不該糾結的事不去做,該去做的事又要提高要求做到最好。

因此,闊別熒屏多年,很多人再提起葉倩文這三個字時,依然很多人知道她曾是一位多麼哇噻的歌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