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請君:避塵珠,揭開了衛都討厭于登登的真相,很殘忍,卻讓人心疼

古月 2022/10/03

衛都只要看到陸炎和于登登親近,眼里就會流露出敵意。

他很討厭于登登。

要解開這其中的疑惑,還得從陸炎等人進入古城之后的一樁樁,一件件怪事說起。

舊人重逢

陸炎出現在古城,衛都驚喜萬分,他等了三千年,終于等到將軍歸來。

當衛都得知陸炎消失的這3000多年,是去救圣女,心里很是不滿,在聽到陸炎說于登登是他未來的妻子時,眼里更是流露出了敵意。

于登登對衛都也沒有任何的好感。

衛都說,他們不曾離開古城,可只生長在岐山一帶的杜鵑花卻出現在了這里,從地理位置上來看,不應該。

只有一種可能,衛都去過「于家村」。

第二日,于登登和彭大海想辦法去印證狼牙印。

大海邊和一名守衛套近乎,邊撈起人家衣袖察看,手臂上果然有狼牙印。

于燈燈更大膽,和守衛玩骰子,誰輸了誰就脫衣服。

守衛怎麼可能是于登登的對手?愿賭服輸,衣服一脫,手臂上露出了狼牙烙印。

大海又和一名守衛勾肩搭背地走進澡堂。所有光著膀子的守衛,手上都有狼牙印。

事實證明,所有士兵的手上都有狼牙印。

這麼多人,手上都有相同的烙印,到底誰才是殺了于登登母親的兇手?一時難辨。

在院子里,于登登趁一名守衛不備,奪過他的配劍,想和他比試武藝。

守衛毫無防備,險些被刺中,衛都出現,兩人打了起來。

于登登看到陸炎走來,故意露出破綻,被衛都擊倒在地,暈了過去。

陸炎快速趕到她身邊,也不聽衛都解釋,直接把于登登抱起就走。

兩人回到房間,于登登睜開眼,「我裝的」「我知道」

于登登告訴陸炎自己的發現,這里所有的人手臂上,都有和他一樣的狼牙印,她懷疑和她母親的死有關。

陸炎耳朵一動,趕緊示意于登登閉嘴,語氣一轉,「當年衛都和我在沙場出生入死,我們是以命相交的好兄弟,我相信他不是有意傷你的。」

站在門外偷聽的衛都聽了陸言的話,神色舒展開來。

將軍是信任他的。

第二天,衛都告訴陸炎,找到了避塵珠。

眾人來到地宮門口,陸言一手掌放在地面上,手里的元能不但讓地面裂出了幾條縫,還把鬼蔓藤擊得灰飛煙滅。

衛都看見這場景,眼睛都亮了。在之前,他就曾試過陸炎的元能,他親眼看見,陸炎用元能醫治好了一名士兵的傷。

現在再次見證元能的強大,衛都欣喜萬分。

陸炎拍拍阿鑫的肩膀,讓他守在門洞外,還叫他務必要完成任務。

進入地宮,衛都帶著眾人洗手點燈,跪拜蜀國歷代帝王。

于登登笑著問陸炎,「這算不算拜見父母了?」

陸言笑著說算。

「拜完父母就是明媒正娶了,看誰還敢跟我搶」于登登底氣十足。

衛都看著于登登,氣得牙根癢癢的。

地宮里的對決

要進入楚國王室陵寢時,衛都把所有人都攔在了外面,只帶了陸炎進去。

衛都帶著陸炎來到一個寶盒前,陸炎打開寶盒,里面竟是狼牙劍。

衛都拿出寶劍,半跪于地,雙手捧劍奉給陸炎,「我代表3000年前數萬將士,望將軍再次持劍,將九州靈族驅走殺盡。」

原來這就是衛都的目的,他希望陸炎回來,帶著它們上戰場,殺盡靈族。

以前他們的能力比靈族弱,所以被靈族打敗,但現在陸炎有了圣女的元核,能量強大,想要打敗靈族,指日可待。

可陸炎覺得現在的人類和靈族已經能夠夠和平相處,不愿再起干戈。

衛都見勸說無效,便和陸炎打了起來。

忽然外面傳來了巨大的爆破聲,幾朵花瓣飄了進來,陸炎一把抓住,「于登登已經拿到了避塵珠,謝了衛都。」陸炎說完便閃了出去。

衛都沒有去追陸炎,而是往相反方向跑,來到另一間密室,打開一個錦盒,避塵珠安然無恙。

當衛都離開后,變成小木頭的阿鑫出現,拿走了避塵珠。

這是陸炎和衛都玩的計謀。

此時的于登登正被困在另一間密室里,誅戎用一個法陣困住了她。

在陸炎和衛都進入楚國王室陵寢后,于登登和大海就發現,門外守著他們的衛兵不對勁。

昨天他們教這些衛兵玩色子,大家都挺熟的了,今天搞得不認識一樣。

于登登再次教他們玩色子,等那些衛兵玩得不亦樂乎時,它和大海偷溜了。

這古墓就像迷宮一樣,他們兩個轉來轉去,轉到了一間堆滿尸骨的密室,從衣服上來看,有百樂村消失的村民,還有更早朝代的人。

這些尸體上都飛著螢火蟲,于登登意識到這些螢火蟲是這些亡靈的精神,便用元能幫這些螢火蟲超度。

一只只螢火蟲化作一縷金沙散去,尸山中的一具尸體也散成點點星光消散。

大海看于登登消耗過多元能,臉色發白,便叫她助手。

于登登卻說,助人為樂是清泉寨的第一宗旨。

忽然一具尸體的肚子裂開了,一條藤蔓鉆出來,襲向于登登和大海。

于登登一腳踹飛大海,大海被打進了另一個密室里。而于登登卻被藤蔓纏住。

于癱子出現,救下于登登。倆人一起掏出密室。

于登登卻發現,面前的這個于癱子不對勁,因為他在路過自己做的記號時,竟然看都不看一眼,要是平時,早就要拉住于登登,考一考,是什麼意思。

誅戎看于登登看穿了他,變回了自己的模樣。

于登登用刀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奈何身上元能太少,不是誅戎的對手,很快就被誅戎占了上風。

誅戎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確,就是煉化于登登,用她的元能奪回元核。

所以才把于登登困在法陣里。

于登登破血,解開法陣。正好真正的于癱子也趕到,父女倆一起對付誅戎。

于癱子快敗下陣來時,陸炎出現,打傷誅戎。

誅戎逃走。

衛都帶著人來圍住陸炎等人,要陸炎做選擇,是選靈族圣女還是選曾經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陸炎沒有說話,卻在衛都靠近時,伸出手護著了于登登。

衛都狂笑,又惡狠狠地說道,「選了又怎樣,沒有避塵珠,她只有死路一條。」

「那也未必」阿鑫拿出避塵珠。「論智謀,你和我家先生差遠了。」

「避塵珠即已到手,你的所作所為我也不再追究。從今以后,你好生待在古蜀城中,不要再生出事端。」陸炎說完就要帶著大家離開。

衛都卻慌了。

衛都告訴陸炎,古城的人之所以能夠活這麼久,全靠避塵珠的能量,一旦避塵珠被拿走,所有人都將衰老死去。

所有人都震驚了,但于癱子不信這個珠子,哪來那麼大能量,還能保佑人長生不老。

于登登突然想起,剛才在密室看到的那一堆尸骨,醒悟是用活人的能量來滋養避塵珠。便說了出來。

陸炎驚訝不已,直接罵衛都瘋了。

衛都并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一切都是靈族逼的。

陸炎拉著于登登就要走,他不想再與衛都糾纏。

衛都卻言辭懇切地說,「將軍,衛都一人死不足惜,這些兄弟們呢?城里那些老老少少們呢?他們都是曾經追隨過,信仰過您的人們啊!」

衛都看到陸炎臉上的一絲猶豫,再次懇請陸炎留下來繼續當他們的王,卻趁眾人不備,撲向了于癱子,要去搶避塵珠。

士兵們也蜂擁而上。

避塵珠最終落到了于登登手里。

衛都失望地放下斷龍石,要同歸于盡。陸炎用元能抵擋這斷龍石下落,衛都卻劫持了于癱子。

于登登沒有辦法,只好提出一個建議:衛都放了于癱子,大家一起出去,陸炎還是留在這里,繼續做他們的王,她呢?就做她們的王后。

為了表示誠意,于登登還把避塵珠還給了衛都。

陸炎說于登登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大家才一起去推斷龍石,好不容易從古墓里逃了出去。

殘忍的真相

回到將軍府,衛都就跪在地上,請求陸炎治罪。

陸炎沒有答話,只是用劍挑開衛都的衣服,果然也有瑯琊印。便把于登登母親的事情,告訴了他。

衛都終于明白了,之前為什麼于登登總是看他不順眼,可衛都一直保證,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法離開古城,甚至還帶著陸炎去驗證。

衛都一走到古城邊緣,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彈回來,渾身就像觸電一般。

追查兇手的事情,又只能放一放。

其實陸炎和于登登,之所以打算留下來,不是沒有辦法離開,而是他們倆都覺得,這古城有太多奇怪的地方,他們要留下來,一探究竟。

衛都忙著操辦陸炎登基大典的各項事宜。陸炎登基,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盼這一日,他盼了三千多年,所以事無巨細,親自動手。

陸炎試圖勸說衛都放下執念。已過三千年,何必想著光復蜀國。

衛都卻說:「將軍可以不要蜀國,但蜀中的百姓不能沒有您這個帝王!三千年來,除了我們這些軍士,百姓也在這里代代繁衍。一國之民,活得就是一股精氣神。直白說,我們早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模樣,只有你是大家一直以來的指望。」

陸炎動容,趕緊拉起衛都。并告訴他,用百姓的性命滋養避塵珠,太過殘忍,以后他會用元能滋養避塵珠,以后不要再引誘百姓進入地宮。

衛都聽了,高興不已,「末將有錯,錯在曾為活命被誅戎用避塵珠相誘,但我只忠于蜀國和將軍,天地可鑒!您若有疑,待您登基為帝之后,衛都愿卸甲戴枷,以償己過!但求將軍......信守承諾,不要撇下我們。若失去將軍,我們沒有可歸之處。」

對于衛都的忠心耿耿,陸炎只能以沉默應對。

陸炎讓衛都取來避塵珠,他要往里面注入能量。可越注入,臉上的表情就越疑惑。

于登登這邊,帶著府里所有的士兵出了門,走到哪搜刮到哪,又把搜刮來的金銀財寶撒得滿地都是,讓人搶,還在街上和士兵玩捉迷藏。

她卻趁著混亂,跑到各個可以的地方查看。發現有三個路口,里面什麼都沒有,卻依然有人嚴守。

于癱子認真觀察后說,這三個地方,和地宮,和他們進來的地方,連在一起,就是一個法陣。

而這個法陣,是靈族的法陣,需要用元能支撐,如果沒有布陣之人來開啟,里面的人是沒有辦法出去的。

陸炎把自己的發現告訴登登,他發現避塵珠吸收不了任何的能量。所以靠避塵珠的能量而活,是錯的。

所以,古蜀的人能活三千多年,其實是靠圍繞在古城上的靈族法陣。

同時于登登還發現,這古城里的所有人都很奇怪。

有一戶人家,在他們進城的第一天就在給孫子過生日。于登登帶著士兵上街,再次路過,他們依然在過生日。

為了驗證是不是只有一個孫子,于登登帶著禮物登門,老漢很客氣,有王妃來祝賀,蓬蓽生輝,老漢還讓登登給取個名。

于登登等人第一天到來時,偷的就是他們家的衣服,當時聽見老漢說孫子名字,單一個「瑾」字。于登登就說出了這個名字,老漢甚是滿意,說和他想的一樣。

而大海去試探,在地宮里受傷的士兵,發現他的腳一點事都沒有,而且對地宮里的事,一無所知。

經過多方驗證,得出一個殘酷的現實:這里的每一個人,看似每天忙忙碌碌,其實他們每天都在做著同樣的事情,而且第二天全忘了。

也就是說,在這個古城,除了衛都,這里的人都不是人。

所有的疑惑都已經解開,陸炎讓衛都把避塵珠拿出來,說怕明天登基能量不夠,怕大家變老。

陸炎趁著注入能量,偷換了避塵珠,讓于登登他們帶著離開。

衛都發現所有人不見了,趕緊去追,卻看到了陸炎。他的馬差點撞在陸炎身上。

陸炎承認人已經被他送走了,反正他們和蜀國也沒有什麼關系。

衛都看見陸炎愿意留下來,已經很開心了。可陸炎卻叫他把馬殺了,說這馬性子太烈。這是衛都的愛馬,雖然不舍,可還是執行了陸炎的命令。

第二天登基,衛都看見陸炎穿上蜀王的衣服,滿眼激動,「您與這身衣服真配,屬下能親眼看見這一天,可以死而瞑目了。」

衛都讓手下把自己的馬牽過來讓陸炎騎。

所有人都在跪拜陸炎。衛都更是親手奉上避塵珠。

陸炎把避塵珠拿過來,一把捏碎。他要揭穿這里的一切謊言。

避塵珠并不是真正讓大家長生不老的東西,控制這一切的是法陣。而這一切有都是虛幻的,衛都以為的美好,周只是一個假象。

衛都不敢相信,陸炎指著昨天他讓殺掉的馬,今天好好地出現在這里。衛都腦袋里出現了昨天殺馬的過程。

他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結束

陸炎知道要讓衛都接受這一切太殘忍,可不能讓衛都一直活在他的幻想和欺騙里。他把受放在衛都頭上,提取這衛都的所有記憶。

原來衛都的記憶已經被誅戎封存了。

當年衛都和他的手下,被誅戎逼到地宮無路可逃,他決定一人去對付靈族,,讓兄弟們藏在這迷宮一樣的地宮里,他對兄弟們說,「蜀國快沒了,但陸將軍的人不能死絕!我死后,你們要在這生息繁衍,把我部的火種繼續傳下去!」

可衛都剛出去,地宮里就傳來了兄弟們的慘叫聲,他急忙返回去,看見蔓藤殺死了所有人。

誅戎抓住衛都,并在他身上放入靈蟲。受靈蟲操控的衛都,被誅戎派去殺了于家村的所有村民,并帶回了一株牡丹花。

之后誅戎還讓衛都帶著一具棺材放在地宮里。而誅戎看衛都對他還有用處,就取出了他體內的靈蟲,消除了他的記憶。并用元能給衛都造了一個假的蜀國。

衛都痛苦萬分,自己辛辛苦苦守護著的,以為的國泰民安,一切都是假象。

而作為要守護百姓的他,竟然殘忍地殺害了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是他殺了于登登的母親。

衛都意識到自己犯的錯誤,決定幫陸炎殺誅戎,可惜最后還是被誅戎殺死了。

在古蜀的這一段,最讓人心疼的就是衛都,他忠心耿耿,一心想守護陸炎,守護蜀國,卻被誅戎利用,恢復記憶后,他痛苦萬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