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沉香如屑》導演點評成毅,短短兩個形容,說到觀眾心坎上了

古月 2022/08/22

沉香已燃,應召而來,國風傳統仙俠《沉香如屑》如今正在熱播當中。

顏淡與應淵在經歷了天界虐戀之后,先后落下凡間。

一個成了依舊想成為話本家的蓮花精,一個被養成了活潑性子的捉妖師。

唐周為了躲避桃花,選擇下山歷練,不料卻遇見了自己的命定情緣白漂亮。

兩人與余墨一起組成三人組,從沈府疑云到剿滅螢燈。

在集齊神器之后,顏淡終恢復記憶,想起了自己的前世。

在下半篇《沉香重華》上線,首集就來了個狠的,顏淡選擇斬斷于唐周的感情。

縱然在相處中,她知道唐周是毫無城府地愛著自己。

但她太怕了,怕他變成應淵就依舊是冷酷無情。

于是乎,她逼唐周摘掉了鐲子,大雨落下,她在屋里暢飲。

唐周在屋外淋雨,下半部一來就是大虐。

以虐戀為基調的《沉香如屑》,劇組主創在戲外卻是嘻嘻哈哈。

之前導演郭虎跟成毅一起接受采訪,兩人鬧得跟好兄弟似的。

導演在玩笑間評價成毅,短短兩個詞,讓了解成毅的觀眾覺得萬分熟悉!

導演成毅接受挑戰,前者安靜與喜劇人人選均選定后者,現場花絮暴露一切

說是采訪,更像是一個小型的挑戰會,主持人在問出與劇目相關的問題之后。

還會要求兩位完成任務,這其中一個就是快問快答。

主持人問及劇組的歡樂喜劇人是誰,導演答是成毅,緊接著又問誰是最安靜的。

導演猶豫了一會,又將答案鎖在了成毅身上,惹得兩人都笑了。

有意思的是,成毅方才在回答的時候。

也將這個兩個問題同時歸到了自己身上,與導演是謎一樣的默契。

作為演員,成毅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劇組,能登上綜藝的機會不多。

之前參加《跑男》《快本》的時候,觀眾對其的印象是老干部。

整個人有點懵懵的狀態,腦回路清奇。事實上,多看看劇目花絮就會知道。

從《琉璃》到《沉香如屑》,片場最積極的便是他了。

等劇方將花絮放出來,成毅方工作人員看了,甚至還說他是聒噪。

名場面「駕,駿馬」,有點二有點鬧騰的性子,在花絮里完美被暴露。

作為天天在片場執導的人,導演自然是最為了解的。

他不僅知曉成毅的活潑屬性,對其在表演方面的認真也給予肯定。

在談到他扮演的角色之時,舉出了三個人物各自不同的性格。

一個人物尚且都會有前后差別的反差,要在戲里詮釋三個,成毅承擔的壓力可想而知地大。

且劇組是跳拍,今天在拍第三集的內容,明天可能就走到第二十集了。

對于主要的兩個角色應淵與唐周,成毅也有著自己的想法。

成毅直言唐周性格貼自己,應淵背負太多很成熟,正片演技獲認可

在被問到這兩個人物里,誰更像自己的時候,成毅毫不猶豫選擇了唐周。

作為劇粉眼里的白月光,大家是多麼希望唐周能一直是他。

因為他勇敢追愛,永遠熱情真摯,他是應淵的轉世,這注定他有過去,但一定沒有未來。

所以當顏淡說他是帝君的時候,他只能委屈表示自己不是。

但為了討顏淡的歡心,卻又穿上帝君的衣服,從他的角度出發。

他這一世只是凡人,情竇初開,所愛之人卻要與他決裂。

表白被拒之后,仍小心翼翼問道是否還能做朋友。

穿上帝君戰袍的時候,能明顯看出他強裝鎮定的霸氣,跟真身應淵是沒法比的。

應淵作為仙魔混血兒,天天被舅舅念叨著不準戀愛。

明明是九重天最厲害的戰神,但卻不能在戰場上保護自己的同伴。

自己茍且回來,唯一的念頭是想要尋死。

應淵可以說是遵循禮德的偏執,他對自己太過嚴苛。

但凡有一點做不好,便覺得對不起蒼生。

即使他內心有小孩子的一面,會動不動就去翻龜,但他本質上是個過分成熟的人。

所以顏淡沒有保證,他歸來之后還一定愛自己的信心。

唐周是意氣風發的少年,應淵是心懷大愛的菩薩,一個凡人一個上神,差別出來了。

從天界篇到凡間副本,成毅所詮釋出來的兩個角色,反差感演技獲認可。

誠如他與導演所說的那樣,在班底條件已經固定的情況下,一部劇能不能大火還得看觀眾,全組盡力就好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