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升滄海》凌不疑把私印交給少商,揭露了皇后心中的遺憾和隱痛

古月 2022/08/12

凌不疑要到壽春去打仗,程少商前來送行,兩人在大軍前難舍難分,分開之際,凌不疑把一包東西,扔進了程少商的懷里。

少商打開來看,竟是凌不疑府邸的私印。這凌不疑還沒結婚,就把自己的家產全交給少商了。這說明,凌不疑的心里眼里,就只有少商,他認定了少商就是這一輩子,和他共度余生的女人。

城樓上的皇后看了,驚嘆道:「這有情人終成眷屬,便是這世上最美好的事了。」

皇后滿臉喜悅地看向皇上,皇上連說「好」,卻轉頭看著越妃,越妃深情地回望著皇上,好像這城樓上只有他們二人。

皇后尷尬地轉過頭,臉上的喜悅之情化為了失落,只能假裝鎮定地看著遠方。皇后心里的遺憾和隱痛在此刻暴露無遺。

三個人的愛情,總有一個是多余的

文帝的后宮只有三個嬪妃,一個皇后,一個越妃和一個美人,這個美人是一位宮女,是皇上被越妃和皇后關在門外時,寵幸的一位宮女,身份低微,所以從沒露過面。

在這三個妃嬪里,越妃是皇上明媒正娶的妻子,她和皇上從小青梅竹馬,兩情相悅,感情非常深厚。

皇上建國初期,征戰沙場,一直都是越妃陪伴在側。按理說,越妃應該是當之無愧的皇后。

可當時皇上根基未穩,為了平衡各方的勢力,皇上只能娶了宣氏,并且封為皇后,而正妻越氏只能成為妃嬪。

越妃不是一般的女子,心里不僅只有皇上,還有國家,有天下。她知道這樣的安排最能穩固局勢,對自己從正妻成為妃嬪,毫無怨言,對那些想要挑撥離間的人,更是毫不留情地罵出宮去。

而皇后性情溫婉,知道這事是自己愧對了越妃,所以也處處忍讓。文帝的后宮 才會如此寧靜祥和。

皇上對皇后處處體貼照顧,在皇后生病時也會心急如焚,甚至會親自為她服侍湯藥。可皇后心里很清楚,皇上對她再好,和對越妃的感情是不一樣的。

皇后的三次情感失落:

第一次,皇后壽辰,凌子晟特意撫琴祝壽,皇后欣喜不已,這凌不疑談得一手好琴,卻不輕易展示,連皇上邀請了幾次,都被他以各種理由拒絕了。

現在凌不疑卻突然肯露一手,皇后的喜悅之情難以掩飾,她轉過頭想和皇上分享,卻看到皇上早已側過身,在和越妃評論著凌不疑的琴技。

皇后只能收起笑容,靜靜地看著子晟的表演。

第二次,依然是在壽宴上,凌子晟和程少商當眾秀恩愛,不但用同一個酒杯喝酒,還說起了甜言蜜語。「甜嗎?」「甜」「是酒好還是人好」「都好」

這冒著粉紅色泡泡的情話,羨煞多少旁人,皇上都看不下了,卻又很興奮地用手示意越妃看。

皇后的壽辰,皇上非常的重視,吩咐少商,一定要好好地給皇后操辦。進入宴會現場,皇上也一直握著皇后的手,直到走到座位上,他才放下皇后的手。

可在整個壽宴過程,皇上并沒有過多地關注當日的主角皇后,卻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越妃身上。

第三次就是凌子晟要出征壽春,把自己的府邸私印交給少商,皇后看見了,很高興,不禁感嘆,這有情人終成眷屬,便是這世間最美好的事情。

皇上連連稱贊說好,卻沒有看向說這話的皇后,反而看向了默不作聲的越妃。

皇上每次看到凌不疑和程少商秀恩愛時,或是看到好玩的,有趣的,只要越妃在,他第一個想分享的人,一直都是越妃。

皇后每次轉身,看到的都是皇上的背影,臉上的愉悅之情,一次又一次地變為失落。對于皇上,她奉上所有的真心,可皇上的真心只對越妃。

霸道的越妃

越妃的嘴是出了名的狠,上到皇上的叔母,下到自己的孩子,只要做錯了事情,就會被越妃懟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甚至連皇上她都敢說。皇上知道了,當初小越侯是故意拖延時間,不去支援霍翀的,而皇上并沒有下旨處死小越侯,只是罰他去守皇陵,越妃立馬表示不滿:「陛下如此優柔寡斷的處決,真當令阿姮瞧不起你。」

這樣的話,也只有越妃敢說了,要是換作旁人,那就是忤逆。而皇后是萬萬不敢說出這樣的話的。

越妃當著皇上的面,罵了那麼多的人,皇上卻從來不斥責她,那是因為越妃罵的都是該罵的人,說的話都有理。有些皇上不好說出口的,越妃都代說了。

夫妻之間,總要拿一個人來做好人,拿一個來做壞人,在這皇宮里,各種勢力錯綜復雜,牽一發而動全身。有些事情皇上不方便出面解決,那這壞人就只能由越妃來做。

可為什麼不是皇后呢?皇后和皇上才是真正的夫妻。

皇后賢良淑德,本性善良,不愿以人為敵,別人都欺負到她頭上了,也只會隱忍。而越妃不但敢懟天懟地,主意也多。

之前汝陽王妃大鬧凌不疑和程少商的訂婚宴,就是越妃建議皇上,把汝陽王妃關到三才觀,事情才得以平息。所以這壞人皇后沒法替皇上做。只能由越妃來做。

越妃雖然機智果敢,但在皇后面前,她必定是個妃子,卻為什麼處處都敢出頭。 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她和皇上青梅竹馬,并且從小兩情相悅。

皇上雖然封了宣氏為皇后,但越妃心里很清楚,真正和皇上情投意合的只有她。幾十年過去,兩人的感情不但沒有變淡,變淺,反而隨著皇上對她的愧疚,越來越濃烈。

越妃就是仗著皇上對她的愛,才敢毫無顧忌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因為哪怕說錯了,皇上也舍不得責罰她。當然,越妃做錯的也很少,因為她總是站在大局的角度考慮問題。

就像程少商,無論她闖了多大的禍,凌不疑都不會責備他,反而會緊跟在她屁股后面,為她收拾殘局。

本身就勇敢還擁有智慧的女人,如果再擁有愛情的外衣,她便無所畏懼,越妃就是如此。

皇上對皇后只有親情,沒有愛

皇上給了皇后尊貴的身份和地位,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還有足夠的尊重和愛護,卻唯獨沒有給她愛情。

皇后生病了,他會心急如焚,陪伴左右,悉心照料,沒事的時候也會到長秋宮,哄皇后開心。

可皇后卻非常清楚,這不是愛情,這只是一個皇上對自己的皇后該盡的義務而已,文帝是個明君,言行舉止備受關注。他之所以娶皇后,就是為了平衡各方的勢力,如果他對皇后不好,必定會有群臣抓住把柄,引起內亂。

所以皇上必須讓大家看到,她對皇后和越妃一視同仁,甚至他更尊重皇后。

可身體是不會騙人的,愛與不愛,早就在皇帝不經意的舉動中流露出來。

作家普羅帕柯斯說過: 眼睛是首先宣布溫柔愛情故事的前驅。

皇上每一次滿眼柔情地看向越妃時,對一旁的皇后本身就是一種傷害。他雖無意,但行動本身就是再向皇后證明,他和越妃才是真愛,對她只有尊重和親情。

皇后雖然貴為皇后,可她也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沒有雄心壯志的女人,她只想有一個真正愛她的男人,和她平平淡淡地過完一生。她甚至希望她的孩子,也只是普通的孩子,健康快樂地過完一生便是她最大的心愿。

皇后在看到凌不疑把府邸的私印交給程少商時,說了一句「這有情人終成眷屬,便是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卻又在心里感慨「只可惜,我這一生,從未嘗過這一般滋味。」

皇上對她的好無可挑剔,可皇后卻從來不敢像越妃一樣,在皇帝面前放肆。因為皇上從沒給過她愛情。從沒對她交付真心。

曾看過這樣一句話: 他愛你,無須你努力去爭取,你只要學會珍惜這份愛就好。他不愛你,多麼努力也爭取不到,你學會放手就好。

也許皇后正是明白了這個道理,后來才甘愿讓出皇后之位,讓越妃成為皇后。

其實這對于宣皇后來說,這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即成全了有情人,也放過了自己!從此內心安寧,平靜渡過一生,何樂而不為!

用戶評論